龙根书迷 > 往事非云烟 > 【往事非云烟】(六)

作者:南博万
字数:7932
2020/02/24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我以为她们俩因为看了一次黄色电影就会变成女优,还会学着电影的样子来
给我口交,结果根本就不可能。

  九十年代,家里电灯的开关还是连着一条绳子那种,拉一下就开,再拉一下
就关。

  可欣的手此时就拽着灯绳,另一手叉腰,上身穿着单薄的体恤,下身只有一
条贴身的内裤,她皱着眉头质问床上搂在一起的男女。

  [到底关不关?我冻死了……]

  [关,关,可欣别听他的。]安娜坚持要关上灯。

  [不关,可欣听我的,关上还有什么意思?]

  [我不管了,随便你俩……]可欣就让灯亮着,上床盖上了被子。

  我正在高兴,安娜竟然不顾自己还光着屁股,就摇着俩奶跑到床下迅速把灯
关了,重新上床扑倒我怀里,她把我抱地紧紧的,生怕我再下床开灯。

  看来她还是不能适应开着灯和闺蜜一起给我口交,不过这是她第一次答应用
嘴,也不能太急了,来日方长,总有放开的那一天。

  我左搂右抱,亲亲右边的可欣,又转过头去悄悄告诉安娜,

  [你再不去,可欣要抢先了。]

  我知道她嫌弃可欣的口水,不愿意吃剩饭,所以提醒她。

  安娜一听,果然乖乖地就往被子里钻,把脸枕在我肚子上,手抓着鸡巴犹豫
不决。看来必须要有人和她抢着吃才行,我把可欣朝我身下推,这丫头只有在床
上的时候才莫名其妙地顺从,加上她今天的电影可不是白看的。

  屋里漆黑一片,可欣钻进被窝才发现,我的胯下早已被人占了位置。

  我靠在床头,虽然什么都看不见,但两个光溜溜的美人儿在我胯下相遇,总
不会抓着鸡巴讨论数学题吧?

  果然,闺蜜俩人稍作停顿,一个软软的小舌尖儿就开始在我龟头上扫动,我
知道这试探的动作一定是安娜。

  可欣的处女口交是我一手调教的,女孩儿给男人吃鸡巴的事儿,真的是有天
赋。可欣学的飞快,安娜根本就不用教,她学着刚才电影里女人的方式,开始舔
湿我的阴茎,反复几次后,终于吃在嘴里,用唇瓣上下撸动起来。

  我有了前车之鉴,稍稍揭开被子提醒道,[别让牙齿碰到,跟那谁一样……
]接着,我的大腿根儿就被可欣拧了一下。

  安娜继续学着女优的口交,吹几下,再拿出来舔几下,来来回回好几遍。

  我随手拿起早就准备好的烟,点着深吸一口。这也许是我的一个怪癖,我最
喜欢一边儿抽着烟,一边儿享受胯下女人的口交。后来对这种享受的痴迷甚至高
于内射的感觉。

  安娜在被子里的起伏越来越明显,温柔的小嘴甚至开始轻轻吮吸我的龟头,
我抽着烟正爽得欲仙欲死,胯下一热,蛋蛋上被另一条小舌轻扫。

  虽然今晚我的目的就是让她们俩合作给我吹箫,但当这一刻真正到来的时候,
我还是激动地长出了一口气。要知道,再多的女人给你舔过鸡巴,和两个女人一
起给你舔带来的刺激根本没法比。

  我太爱可欣了,我想她肯定等急了,又不好意思问安娜要着吃,竟然学着刚
才电影里的样子,把脸凑在我的裤裆里舔我的蛋。

  可欣嘴硬心软,口嫌体正,只有在床上才会表现的温柔顺从。

  一根烟抽完了,我感觉自己的裤裆里被她俩舔地热乎乎的全是口水,还有她
们呼出来的热气。

  我轻轻撩开被子,让命令可以传达进去,

  [宝贝儿,出点儿声啊!]

  没一会儿,[嗯嗯……]的舔舐声传来,我一听就知道是可欣,因为她发出
的声音是一种讨好,安娜从来都是发自肉体的情欲。

  哈哈!这就太不合理,吃主菜的不吭声,舔蛋的倒是挺过瘾。

  安娜可能是受不了可欣的声音,没一会儿就趴上来,偎在我怀里撒娇,[嗯
……人家想要了!]

  [好吃不好吃?]

  [嗯,好吃……]安娜在这方面从不嘴硬,她天生就知道讨男人爱。

  可欣就差远了,比如安娜刚一上来,她就乖乖地接替位置,一口把鸡巴含在
嘴里吃起来,干了最累最多的活儿,当我问她好吃不好吃的时候,她一定红着脸
不吭声,甚至会骂我滚蛋,绝对是出力不讨好。

  我觉得任何男人都无法抵挡安娜的温柔,她用双乳在我胸前摩擦,湿哒哒肉
嘟嘟的阴唇在我腿上画圈,嘴里[嗯嗯……要……要……]地不停哼唧,我即便
还被可欣温柔地含着,也慌忙从她嘴里拔出,翻身上马。

  [啊啊……啊啊……]刚一插入,安娜就叫着挺着蛮腰配合。

  我拉起一旁的可欣,一边儿肏着安娜,一边儿把手伸进她腿间摸了几把,她
紧闭着的阴唇也渗出许多淫水儿,可见里面早已泛滥成灾。我用手掌把可欣的双
腿朝两边儿一拍,她就乖乖地打开腿给我留好了位置,等着挨操。

  可欣今天好乖,我不忍心凉她太久,在安娜身上狠狠肏了几十下,就翻到可
欣身上肏了进去。

  [啊啊……你……你轻点儿……啊啊……轻点弄……]

  安娜有了昨天双飞的经验,今天无论如何都不再上当,我怎么拉她,她都不
起来,就躺在旁边等着。我知道她还是不想和可欣抱在一起,她很排斥同性的肌
肤相亲。

  其实这样也还好,我虽然累一点儿,但是每次要射的时候,我就换个屄肏,
这样一耽误,射精的欲望就会降低不少,可以多享受一会儿。

  我的两只手揉着大小不同的奶,一个丰满,一个坚挺,嘴可以四个奶轮着吃,
弄的安娜挺不满,最后把我的头按在她的奶上,好像在说,[屄可以换着肏,奶
只能吃她的,可欣的小没啥好吃的!]我足足换来操去干了半个小时,弄的大汗
淋漓,身下的女孩儿都长着个好屄,紧得够紧,骚的够骚,最后终于在可欣的身
体里败阵,射了两下以后,我还不嫌麻烦地握着老二,压着精管儿,把剩下的灌
在安娜的小骚逼里。

  [啊啊……啊啊……]安娜浪叫着接受剩下的精液。

  可欣却根本不管我射的正爽,她用力拧着我屁股上的肉抱怨道,[你坏死了
……你不嫌麻烦啊?]我怎么能不嫌麻烦,要知道对于男人来说,射精射一半的
时候拔出来是多么痛苦的事儿,我这样做,还不是为了公平!

  这一晚,是我们睡在一起的第三次,安娜和可欣已经愿意一起给我口交,更
重要的是,晚上会一左一右地搂着我睡。这样的进展让觉得以后可以提出更多的
要求,却没有想到人家俩尴尬渐去后,也会商量着给我提要求。

  第二天晚上,我像个佣人一样在厨房洗完碗,刚一进客厅就看见两个大美妞
在耳语什么。

  [你自己给他说嘛!]

  [你去吧……]安娜把可欣推到我跟前儿,自己跑回卧室。

  [怎么了啊?]我问道。

  可欣拉着我坐在她身边,支支吾吾地说着,[安娜她说……她说……]知无
不言,言无不尽的可欣都会因为这件事不好开口,我也觉得这事儿可能不太好办。

  [说呀,安娜说什么了!]

  [哎呀,她说……说让你以后,那个……专一一点儿。]

  [啊?]我一听,第一感觉就是自己的好日子到头了,本来嘛!把人家闺蜜
俩一起睡了,这种好事儿怎么可能长久得了。

  但是,我却理解错了安娜的意思,可欣接下来说的话简直是石破天惊。

  [安娜她说让你最后的时候,不要换来换去的,就一个人……明白了吗?]

  [最后?一个人?]我挠着头,一时还没搞懂。

  [哎呀,就是射那个的时候啊,就……就别乱来了,懂了吗?]

  我终于听明白了,真不知道这两个小妞儿是什么狗屁逻辑,换着干她俩没问
题,只要射在一个人的屄里就算专一。

  [我答应了,哈哈!问题是最后给她,还是给你?]

  可欣只是帮安娜传话,被我一问,才觉得这的确是个问题,红着脸回了一句,
[你随便……]当天晚上我就按照约定,压在可欣身上的时候射了个痛快。安娜
由于没有高潮,整晚上哼哼唧唧,又是抱,又是亲地缠着我要了一回,可欣在旁
边牢骚着,嫌我俩大半夜的不睡觉。

  后来安娜告诉我,女孩儿被射进去的时候,精液热热的,肉棒一顶一顶地特
别舒服,如果突然拔出去,她无论从肉体和心里都会很失落,原来男女都是一样
的,天性要求我们在繁殖后代的时候,一定要一起认真享受。

  接下来的几天,我们在床上更加放得开,安娜和可欣终于愿意并排跪在床上,
高高地撅着屁股让我后入。前几天,她们还无论如何都不愿意做这种母狗挨肏的
动作。但美中不足的是安娜还是不愿意接触可欣的口水儿,每次都先给我吹箫,
换到可欣吃过以后,她就再也不肯吃了。

  她既然有这种洁癖,我也不能强求,但有一件事却让我难以接受,安娜从来
都不许我开着灯干,如果是她一个人就另当别论。

  我一定要改了她这个坏毛病。

  一天晚上,我提前找好了绳子,把灯绳延长了几米,然后悄悄挂在床尾的抽
屉缝里。晚上我折腾半天,终于把她们俩的屁股挪到了床沿儿,自己站在床下扶
着安娜的屁股狠狠肏弄。

  [啊啊……太深了,嗯嗯……这样好深……]

  我一只手指扣进可欣的蜜穴里,先把这个丫头固定住,然后用鸡巴稳住安娜
的翘臀,另一只手猛地找到灯绳一拉。

  房间里突然大亮,好漂亮的两个屁股,虽然都看见过,但是两个屁股撅在一
起,还是第一次见到。后入最大的好处就是,女人毫无保留,连屁眼儿都被看的
清清楚楚。

  [呀!你讨厌……关灯……啊啊…………啊啊……]

  好不容易欣赏到这么好看的风景,我怎肯罢休,用鸡巴狠狠堵住安娜下边儿
的嘴,就可以让她上边儿的嘴闭上,只剩下叫床声。

  可欣也想跑,她更不愿意把屁眼儿都给我看到。但她更不可能跑的掉,我的
手指还勾着她最娇嫩的阴道里。

  [啊啊……你弄疼我了……啊啊……轻点儿……嗯嗯……]

  [都不许动,乖乖的!]我边肏边说,果然被插入的女人反抗力最容易瓦解,
两个白屁股都老老实实撅的更高了。

  安娜的小屁眼儿被我肏地随着阴唇的扯开,也同时一缩一缩的。可欣的屁眼
儿红红嫩嫩的,我忍不住从她屄里拔出手指去轻轻触摸它。

  [啊啊……你……别碰那里……别……]

  [那是要这里吗?]我说完,从安娜屄里拔出肉棒子,捅进可欣的小屄里插
起来,指尖儿却继续玩弄着她的屁眼儿。

  [啊啊……好深……轻点弄啊……啊啊……]

  [嗯嗯,讨厌,你别动我屁股……唔唔……唔唔……]安娜的屁眼儿也被我
骚扰着,床上叫成了一片,我用一根儿鸡巴,两只手,轮流玩着她们俩的四个穴。

  直到安娜抖着屁股高潮了,我也差点儿忍不住射进去,干脆把肉棒拔出来缓
缓,我蹲在床边,一口亲住安娜高潮的蜜穴,等她稍缓后,又一转头把舌头伸进
可欣的肉缝儿里挑弄。

  [唔唔……你流氓,啊啊……啊啊。]

  从这个角度,才能认真比较她们俩骚逼的不同之处,安娜的穴口微张,肉嘟
嘟的阴唇里,两个花瓣式的小肉片像是开着的花朵,整个性器被淫水沾满,亮晶
晶的朝男人的鸡巴开放,一副请君插入的骚样子。

  可欣的小骚逼却截然不同,它长的更加羞涩,一线天的阴唇紧紧合住,肉缝
上渗出些许润滑液,只有用手掰开才能看到里面的汪洋一片,还有那粉嫩嫩的小
阴唇羞答答地藏在穴里。

  认真比较了两个屄的好处与不同,我的肉棒也没了刚才的射意,站起身继续
肏屄,从可欣开始,我数着数,每人五十下。换屄肏的时候,还拍拍被冷落的屁
股。

  [啊啊……我不行了……啊啊……]

  我正在肏安娜,可欣竟然被我的手指抠的全身颤抖,在高潮的边缘叫床。

  [昨天射的谁?]我也是第一次这么问,心里还有点儿小紧张。

  没人回答!我又狠狠在她们屄里捅了几下,接着问,[快点,昨天射的谁?
]可欣把头往床上一埋,小声回道,[她……]安娜听到也不知道是什么感觉,
但是我已经把肉棒拔出来,肏进可欣的屄里,一口气干了几十下,今天轮到射她
了,我顶在子宫上射了个通透,可欣被热精射的瘫在床上抽动。

  我想,安娜有了这次开着灯和闺蜜一起撅屁股的经历,以后也许就可以经常
这样了吧!

  但是,可欣不能天天夜不归宿,一个礼拜的快乐同床终于结束了。安娜的床
上突然少了闺蜜,她变得轻松许多,我也玩的更加肆无忌惮。这也许是可欣离开
的最大好处。

  有时候,她正在写作业,一根儿粗硬的鸡巴就会出现在她嘴边儿,气的她放
下笔推推搡搡,最后还是被我揉着奶张开嘴含住。

  在床上时,安娜再也不要求我关灯做爱,而是把屁股撅的高高的,任我插她
的蜜穴,玩儿她的屁眼儿。

  安娜再也没有以前的矜持,无限温柔加上各种姿势任我取用。终于再我一再
坚持下,把鸡巴插进了她的屁眼儿里,占领了她最后的处女地,但是这只是一种
心理上的胜利,宣布她身上所有的洞都属于我。其实我俩对于肛交的兴趣并不大,
仅仅把龟头插进去,她就疼的乱叫。

  男人都是贪得无厌的,每次安娜撅着屁股给我弄的时候,我竟然都在想着可
欣最后的处女地,她那里红红嫩嫩的,不知道能不能把我这个鸡巴全部插进去。

  我整整一个礼拜都没有见到可欣,只能从安娜那里打听她最近的情况,我经
常在想,她俩每天上学都在聊什么,会不会在一起讨论我的性能力。

  [你最近怎么老是问可欣,怎么了啊!想她了。]

  安娜拉着脸问我。

  [有点儿呢!]我笑着说道。

  最后,我看安娜有些不高兴,承诺了一大堆礼物,才让她没有再和我计较。
还告诉我可欣明天中午会来写作业,但晚上要回去。

  [高兴了……看你那流氓样子。她就算来了也没功夫理你,最近要考试了,
作业超多呢!]

  果然第二天中午,可欣一进屋就和安娜趴在桌子上赶作业,我看着她口水儿
都快流出来了。

  看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我心急如焚,要知道一秒种有多珍贵,起码可以
在她的嫩屄里捅上两下。

  可欣匀称的长腿在桌子下轻抖,椅子上的圆屁股被牛仔裤修饰的性感无比,
再看她的胸部,好像都比以前大了许多,齐肩的秀发不时地飘来清香,真是小别
胜新婚,我看愣了,也看硬了。

  还有半个小时,她们就该上学去了,再见不知道又是几天,这相思之苦我怎
么受得了,我装作看她写作业,用裤子里的肉棒有意无意的蹭着她的肩膀,可欣
回头白了我一眼,继续写作业,发现安娜并没有注意这边儿,她偷偷地用手在我
的裆部拍了一下。

  我了解我的可欣,她对性的欲望其实一点都不比安娜少。

  可欣看了一下表,然后起身朝厕所走去,我又不傻,当然是悄悄跟了进去,
一下抱住了她,

  [嘘!我给安娜说是来写作业的,不能……唔唔……]可欣话没说完,就被
我吸住她的红唇,把舌头伸进她嘴里搅动。

  [唔唔……唔唔……不要……]

  我心想,你真不要的话,跑厕所来干什么?

  [宝贝儿,让我摸一下,]我说着就把手往可欣裤子里塞,可惜她的牛仔裤
太紧,这丫头就爱穿这种破裤子。

  [好,好,就摸一下,又不是没摸过!看你那急样子。]

  可欣朝厕所外看了看,就解开裤子,让我的手轻松伸进去。

  她温热的阴唇被我刚摸了几下,就从里面流出水儿,可欣娇喘了几下。这次
是她吻着我不放。

  [唔唔……唔唔……]

  [想我不?]我把手指插在她屄里问着。

  [想……嗯嗯……]

  我俩藏在厕所里亲的正爽,突然,安娜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我要上厕所,你俩好了吗?]

  这一下不止可欣,连我都觉得脸红了。我们赶忙整理好衣服出去,安娜狠狠
瞪了我一眼,进厕所的时候还加了一句,

  [到里面去吧!]

  [嗯?]可欣慌道。

  [快点,一会儿迟到了。]安娜说完,关上了厕所门。

  看来安娜还是有些大老婆姿态的,我拉着可欣进卧室,她害怕弄的时间太长,
上学会迟到,一边儿被我扒着裤子,一边儿催着,[你要弄,就快点,快点……
别脱了,就这样行了。]可欣站在床边,我把她的牛仔裤连同内裤一起扒到膝盖
处,雪白的小腹和她稀疏的毛毛儿刚露出来,她就催我。这样其实也挺好看,也
不用上床搞了,我让她背对着我,弯腰扶着墙,然后把白屁股撅着。

  不得不说,可欣这种难得的一线天美穴,加上她的大长腿,真是太适合这个
姿势了,她趴在墙上等我肏她,却等来了我的舌头。

  [啊啊……你又舔我……啊啊……快来吧,别舔了……]

  [不,我今天要舔个够,咦?你洗过了吗?]我掰开她的屁股,用力把舌头
伸进她粉粉的肉里,发现里面还有一些清新的香味儿,这骚丫头,又是洗干净屄
才送来的。

  [啊啊……讨厌……弄吧!下次,下次让你舔……]

  可欣说话每次都算数,我站起身,掏出鸡巴就一捅到底。

  [啊啊……好硬……啊啊……啊啊]

  我知道她急着上课,更何况安娜还在外边儿等着,肏太长时间也真的不好,
结果是连个奶都没摸,就射了进去。

  可欣拿起卫生纸在屄上胡抹了几下,提上裤子就和安娜匆匆下楼,估计她上
课时,还要夹紧我的精液。

  晚上我怕安娜因为中午的事和我生气,所以下午就把她喜欢的衣服和耳环买
了回来,果然还是礼物有用,安娜还夸了我一句,[算你有良心!]

  [那当然,只要我有钱,全部都给你花。]我信誓旦旦的承诺。

  [可欣呢?]

  [她靠边儿站,嘿嘿!]

  安娜明显不相信我的话,翻了我一眼接着说,[你中午把人家弄舒服了呢!
人家说以后天天中午都来写作业。]我听了差点儿乐出声,强忍着心里的兴奋淡
淡回道,[是吗?那你可是放虎归山了!]

  [哼!来就来,让她吃了你。]安娜嘴上说让可欣吃了我,晚上的表现却是
自己想吃独食,我射了一次后,她死活都不许我拔出来,说什么以前可以插在里
面再硬起来,我迫于她的淫威只好又干了一次,最后射精的时候,安娜一边儿夹
着我的肉棒,一边儿叫着,[啊啊……啊啊……吸干你……啊啊……]妈的,这
是不准备给闺蜜留口饭吃啊!

  第二天中午,可欣果然如约而至。我到现在也想象不出来她们之间是怎么沟
通的,但是我知道,她们一定有协议。

  安娜这次竟然自己先上学去了,给我和可欣留了四十分钟的时间。我们俩这
次没有拥吻,就像是夫妻一样坐在床边儿,各自脱着各自的衣服,然后光溜溜地
钻进被子里抱在一起。

  [以后你是不是天天中午都来?]

  [我……我尽量吧!]

  我低头轻轻亲着可欣的乳房,因为安娜不在的缘故,她的呻吟声比平时大了
许多,

  [嗯嗯……我洗了……你还要吗?]这丫头还真是言出必行,我喜欢舔她的
小骚屄,她就每次都给我洗干净了送来。

  [要,我要舔一辈子!]

  [嗯嗯,你就会欺负我……]

  可欣也学会了撒娇,可是接下来的动作却又充分暴露了她的性格,可欣竟然
揭开被子,就这样躺在床上,做了一个产妇分娩的姿势,把腿分开让我给她舔屄。
看来这丫头是对我的舌头上瘾了呀!

  这样也没什么不好,看的清楚,舔的过瘾,她是完全属于我一个人的女人,
我没有任何心里障碍。

  [啊啊……啊啊……好痒……嗯嗯。]

  我不觉得她是痒,因为她的小骚逼被我舔的像是开闸放水,淫汁源源不断。

  [可欣……你也给我舔舔吧!]

  [嗯……可以!]

  可欣万万没想到,我再次刷新了她对性爱姿势的了解,我的嘴根本就没有离
开她的性器,只是掉了个头,跨在了她的脸上。其实我也是第一次尝试这种女下
男上的69式。

  可欣愣了一下,接着就握着我的鸡巴,仰头吃了起来。

  我俩慢慢调整着最舒服的角度,让对方的口交更加舒服,并且都对这种享受
乐此不疲,从那天起,互相舔舐对方性器官的69式成了我们做爱的固定前奏。

  我第一次是吸着可欣的阴唇,把精液灌进了她的嘴里,可欣毫不犹豫的咽掉
精液,翻过身子,继续趴在我胯下舔着,直到我再次勃起,又狠狠地肏了她一次。

  安娜吸干我的计划根本没有任何作用,我那时候,真的是对性爱毫无节制,
肆意挥霍着身体。

  又过了一个礼拜,可欣中午的时候隔一天会来一次,每次安娜都会腾地方,
留时间。虽然不能像前几天那样三人同床,轮着屄她们。但是也有好处,这样单
独相处会让做爱的质量更高,女孩儿们放得开,淫词浪语听着也过瘾。

  好日子总是不长,我们太年轻,只顾着淫乱,男欢女爱固然好,但祸事总是
要来的。

  安娜和可欣脸上都挂着愁容,一顿饭吃完也没有和我说几句话,从我认识她
们,这种情况还是头一次。我再三催问下,安娜才满脸焦虑的说道,

  [我那个已经晚了十天了……平时挺准时的……]

  我一听也觉得烦恼,但没想到可欣也接道,[我……我也是,这怎么办啊?
]怎么办?打胎啊!这事儿我简直太熟悉了,那个年代的男男女女,根本就没有
什么安全措施,避孕套?谁爱用那玩意儿?既花钱又不舒服,大家公认的避孕措
施就是体外射精,或者算好排卵期。

  我和她们在一起,次次内射,根本就没问过什么排卵期。说实在的,这事儿
放到今天,那绝对是不负责任的行为,但是在那个年代,我可以负责任的讲,我
认识的所有谈男朋友的女孩儿,全部都做过人流,而且更有甚者不长记性,几年
下来,做三五次人流的比比皆是。

  [那先测测吧!也许没有呢!]我搂着她俩宽心道,

  安娜挣脱我的胳膊,有些生气的说道,[都怪你……都怪你……唔唔,我咋
办呀?]

  可欣却相对冷静,问道,[怎么测?去医院吗?我还在上学,丢人死了。]

  [不用去医院,我去给你们买试纸,在家试一下就好了。]

  早早孕试纸,每家药店都有,对于她俩这样的学生妹,不知道也是正常的。

  我买来试纸,给她们每人一个小纸杯,告诉她们要用尿液检验。没一会儿,
安娜先从厕所出来,把盛着尿液的杯子递给我,杯底处有浅浅的一层淡黄色。我
刚把试纸打开,就见可欣小心翼翼地端了一大杯尿给我。

  我忍不住笑了,[哎!美女,谁让你尿这么多了。]可欣也够心大,这时候
了她还是那副性格,看看人家安娜尿的量,再看看自己的豪放,她捂着嘴笑道,
[谁让你不说清楚?多出来的你喝了吧!哈哈!]几分钟以后,结果出来了,没
什么意外,她俩都怀了我的种。

  安娜看到结果,趴在床上哭了,可欣虽然也很害怕,但她还是拍着安娜的肩
膀在安慰她。至于我,我没啥感觉,怀孕了就去做人流,这在我的世界里,不算
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事情过去了二十年了,现如今回想当初的所作所为,我必须承认,我曾经就
是个渣男,纵欲无度,玩世不恭。

  现如今,街上最多的是银行和酒店,那个时候背街小巷里最多的是私人小诊
所,主营业务不管是什么,都捎带着做人流,药流。

  安娜无论如何都不肯去小诊所做人流,可欣连人流都不愿意做。那几天弄的
我真是焦头烂额,但有什么办法,自己闯下的祸只能自己承担。

  因为安娜和可欣所顾虑的不同,一个是要去大医院做最好的无痛人流,一个
说什么都不愿意让别人知道,包括医生在内。

  这种事情根本拖不得,最后的结果是,安娜由我带着去医院做,可欣自己回
家吃药。

  当我把米非司酮片交到可欣手上的时候,心里万分愧疚,更替她担心。虽然
小诊所的大夫说过,四十五天以内的药流没什么危险,但她一个女孩子,一个人
偷偷在家吃药,我一想起来就痛恨自己。

  安娜的无痛人流做的非常顺利,回家卧床休息的两天,不管她想吃什么,想
要什么,我都会满足,她恢复的很快,脸上逐渐有了血色和笑容。而我给她炖乌
鸡补身子的时候,一个人在厨房想着可欣,真希望她能给我打个电话,但却一点
儿消息都没有。

  医生的建议是休息两天,由于我们选择的是礼拜五下午去做手术,所以并不
会耽误礼拜一上课。但是医生还说了,四十天禁止性生活,安娜回来后反复地强
调要我遵医嘱,不许乱来。

  礼拜一下午,我早早就在学校门口接她们,当我看到可欣安然无恙的时候,
心里的石头终于落下了。

  我可以看出来,可欣明显有些虚弱,她刚看到我的时候,本来想劈头盖脸地
骂我几句,但是话到嘴边又收了回去。其实她如果像以前那样骂我几句,甚至踢
我一脚,我可能会更高兴。

  医生说要禁欲四十五天,前十天我像是犯了错的孩子,老老实实地不敢造次。
再十天,就开始亲亲抱抱,图谋不轨。谁知一个月过去了,安娜真是谨遵医嘱,
说啥都不让我碰一下,摸摸亲亲倒是可以,但这样只能让我欲火焚身,无处发泄。

  可欣晚上再也没有来过,只是有时候中午还会来写作业,但也没有和我进屋
的意思。两个大美妞儿都能看不能干,我简直是生不如死。

  她们真的就因为一次意外,对做爱这个事儿有了心结,再无兴趣?直到我有
一次晚上去厕所,才知道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安娜家的厕所门根本就没有锁,我猛地进去时,安娜正一手扶着墙,另一只
手在自己腿间抚弄。

  [呀……出去,出去。]

  我真的很生气,安娜也一样生气。我气她自己解决性欲,把我凉到一边。她
气我不打招呼就进厕所,看到她在手淫。

  [我不是男人吗?有需要竟然自己解决?]

  [医生说了四十五天,哼!不行就是不行。]

  [医生说让你禁欲四十五天好不好?你还自己摸。]我诡辩道。

  [没插进去就不算……]

  [那我怎么办?]

  [你也可以自己弄啊!]

  [我不愿意。]

  [那你怪谁!]

  吵来吵去,我也没能说服安娜,只能背对她,老二干硬着睡觉,哪知安娜主
动抱着我说,

  [找她去呀……]

上一页章节列表下一页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