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根书迷 > 往事非云烟 > 【往事非云烟】(五)

作者:南博万
字数:8937
2020/02/21

  [你以后不要来找我了,我们完了。]

  这是我早晨朦胧中听到的第一句话,安娜说完就穿上校服上学去了,可欣也
消失地无影无踪。

  我经常带不同的女孩儿回家,邻居们都说我是院子里的花花公子。可是现在
的我,宁可失去一整片森林,也不愿意离开安娜和可欣。

  天底下最痛苦的事不是无法得到,而是让你尝到了幸福,却立刻失去它。再
好的女人也没有我的安娜好,再好的女人也不如我的可欣珍贵。

  我多想梦回大唐,好想一夫多妻。闺蜜,同桌,白天一起上课打闹,晚上脱
光了共侍一夫。想想就让我魂牵梦绕,无法割舍。

  该死的一夫一妻,该死的男女平等。

  自从那天早晨,我就再也没有去找过安娜和可欣,也不知道她俩会不会闹地
不可开交。

  我不是脸皮薄,更不是没胆量,而是自己理亏在先,安娜又说地足够坚决。

  离开了她俩,我简直是度日如年,感觉天天都是浑浑噩噩,精神恍惚。再这
样下去非成神经病不行。

  [实在不行,我留一个也行啊!]我虽然这样想着,却始终没有决定到底要
怎样做才好。

  其实,凡事让子弹飞一会儿绝对是真理,我没有厚着脸皮去安娜家,也没有
给可欣打过传呼。没有任何实质性的挽回举动都没有做,反倒给了事情转机。

  一个礼拜以后,可欣终于打了我家的座机电话,劈头盖脸就是一句,[你死
到哪去了?]

  [我……我等你找我呢!]

  [哼!你怎么知道我会找你,为什么不是安娜找你?]

  [因为她很生气啊!]

  [她有什么好生气的?是她不对在先,是她说话不算数,我不怪她就算不错
了。]

  可欣终于讲清楚了闺蜜俩的小算盘,原来安娜的前男友去当兵后,根本没有
时间陪安娜,俩人的异地恋终于到了崩溃的边缘,我到学校帮可欣打架那次,可
欣就已经对我有了好感,安娜那次赴约是先和男友狠狠吵了一架,然后一气之下
喝醉了酒,阴错阳差和我睡了。可欣喜欢我,想方设法要撮合安娜和男友和好,
安娜也答应了,可欣才借口要学开车把我骗开,让安娜有机会和他男友和好如初。
结果事与愿违,她那时已经和我同居一室足有半个月,早已产生感情。不但没能
和男友和好,反而被发现房子里有太多男人留下的痕迹,再加上我对那男孩撒谎
说我和安娜已经睡了一年多了,俩人再无任何可能,但这时候的可欣也不愿意退
出了。

  这些都是可欣告诉我的,我大概总结了一下,其实很简单,可欣的意思就是,
安娜出轨在先,又答应把男人让给她,然后她鸡巴都学着吃了,安娜又想反悔,
是可忍熟不可忍!

  我对她俩的闺蜜协议没什么兴趣,也不想知道太多,只要她们能和我睡觉,
就一切OK. [那你俩闹翻了?]我问道。

  [呵呵!我俩从学前班就在一起,会为了你闹翻?想的还多得很,不用你操
心……]

  [那现在怎么办啊?]

  [你……你选一个吧!]

  可欣的语气明显有些不甘,又有些失望。因为她知道虽然她也是个美女,但
是要和那个能迷死男人的狐狸精比起来,还有所不足,起码安娜的那一对儿傲人
的胸器就杀伤力十足。再者,安娜天生的温柔只要在男人面前拱几下,撅个嘴装
装可怜就无往不利。

  可欣告诉我安娜下午放学会在家等我,而她自己并不愿意面对这样的场面,
会给我俩单独相处的时间,希望我能做出选择,我觉得她不肯三个人面对面,是
对自己没有信心,不愿意面对。

  其实她不明白,拥有一个完全属于自己的女人,对于男人的重要性。

  我舍不得安娜,但如果要伤害可欣,我更是做不到。成败在此一举,我把压
箱底的积蓄都拿了出来,准备动之以情,许之以利,无论如何都要不负红颜。

  我本来就是个大手大脚不可能存钱的主儿,唯一的积蓄还是前一阵子我家的
出租车出了事故,我托人做了一些手脚,连续两次骗保,才有了三千块的非法所
得。

  当时最流行的就是诺基亚手机,和现在的人手一机不同,那个年代能用的起
手机的人,非富即贵。想象一下,一个普通工人的月工资基本就是三四百块钱,
而诺基亚最新的无天线款手机要卖到两千多块。不止如此,由于用户稀少,话费
也高的离谱,办一张移动电话卡有开卡费,每月六十元的座机费,通话更是双向
收费,贵的要命。加上长途,漫游都会另外大量收费,算下来一个电话就能打掉
一天的饭钱,普通工人的月工资真不一定能交的起电话费。

  但为了我的美梦成真,这都不算什么。

  安娜给我开门的时候,还冲我迷之微笑,看上去并没有想象中那么记恨我。
而我就像个做错了事儿的孩子,坐在沙发上老老实实不敢乱说话。

  没有想到,安娜主动挽着我的胳膊把头靠在我的肩膀上,喃喃说道,[我想
你了呢,你都不想我!]

  她还是这个样子,我太熟悉了,每次和我这样说话时,她都会有意无意地用
乳房顶顶我的胳膊。

  [想,我都想死你了,你看我的白头发都长出来了。]我把头低下给她看。

  安娜用手扒拉了几下,也不知道她看到了几根儿白发,[那你想我,怎么不
来找我?]

  我如果说是她要分手,不让我来的。就太不识趣了!

  [我怕你还生我的气……]

  [说的好听,我看你一点儿都不怕我生气,其实你们俩的事,我也有责任,
就让你这个流氓沾个大便宜好了,你以后不许这么好色了!]

  [你原谅我了,宝贝儿,你对我真好!]我抱起安娜放在腿上,一边儿亲她,
一边儿揉着我的最爱。

  [唔唔……要……想死你了……]安娜脸上泛起红润,她的性欲总是经不起
什么挑逗,对男人的欲望也是完美女人必不可少的诱人之处。

  我掏出她衣服里的一只奶,把脸埋进去含着奶头儿挑逗,安娜呻吟着自己就
解开胸罩,放出另一边儿的奶。

  [快点……老公快点来,可欣一会儿就上来了。]

  [啊?她要来?]

  [嗯,我们说好了,她一会儿来了,我们最好说清楚。]

  我听了后,脑袋一阵疼痛,才发现自己一时被美色所惑,把要来办的正经事
儿都忘了,我才不愿意做什么选择。

  [说清楚什么?]我装着糊涂。

  [你……可欣她没和你说吗?我俩你必须选一个,以前的事就算了。]

  [我不想选,我不想可欣难过,她是你的朋友,你忍心让她难过吗?]

  [那你想怎么样?总要说清楚的……要么,要么你俩好吧?]安娜说到这儿,
把奶收进了衣服里,就像拿棒棒糖在食诱胁迫小朋友。

  [那更不可能,让我离开你,还不如让我去死。]我暂定截铁地说道。

  [那我懂了,你想得可真美……]安娜从我身上下来,整理着衣服。

  [宝贝儿,你也知道的,可欣……她把第一次给我了,你想想,我要是吃完
了抹嘴就抛弃她,咱们俩也太无情了吧?]我完美地把自己的责任归结成了我和
安娜的共同责任,还让她觉得我其实选择的是她。更重要的是,我说可欣是处女
身。

  [你好呀……明明是想脚踏两只船,却说的好像自己多好心一样……]安娜
撅着嘴,但语气没有刚才那么坚决了。

  [可欣迟早会自己退出的,我真的不能伤害她,宝贝儿,你相信我。]

  [她会退出?你凭什么这么肯定?]

  [她看到咱俩这么好,肯定会的。]安娜犹豫了,我猜她也不敢逼我太紧,
我虽然说了可欣会退出,但也只是胡说八道而已,无论如何可欣是处女这个优势,
安娜是无法挽回的。

  [你就是想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大色狼,哼!]这火候已经差不多了,
我终于从包里拿出了礼物,这部粉色的诺基亚手机,在当时来说绝对是学生妹梦
寐以求的礼物,毫不夸张地说,当时给学生送手机,就相当于现在给学生送辆十
几万的轿车。

  安娜眼前一亮,接过手机后就喜欢的不得了,[好漂亮,真的送给我?]

  [嗯,电话卡都给你装好了。]

  [谢谢老公!嘿嘿,我好喜欢呢!]

  [好宝贝儿,别再为难我了好不好。可欣的事儿,顺其自然吧,我们别伤害
她。]

  [你……你就是个大坏蛋……哼!]安娜终于架不住我死缠烂打,对我的礼
物也是爱不释手,暂时没有逼着我做什么狗屁选择。

  果然,我还没有把安娜的衣服重新脱掉以解我相思之苦,可欣就来了。她一
进屋连看都没看我一眼,看到安娜衣服还有些凌乱,心里就知道了答案,然后就
绕开我拉着安娜的手说道,

  [都说完了吧?走,咱俩下楼吃饭去。]

  安娜还没动,我就搂着可欣的腰,把她拽到我的另一边坐下,当着安娜的面,
我并没有意思要松开可欣的纤腰。

  可欣一愣,也没有挣脱,坐在我旁边还以为我选的是她。

  [安娜,他怎么说的……]

  [人家想耍赖皮呢……看到没……]安娜说着冲可欣摇了摇新手机。

  可欣明白过来后,不屑的一笑,[呵呵,有钱呀!给我也买一个吧?]

  [哈哈!没问题,小意思,不过买了手机,你可要做妾了!]

  [滚蛋……谁稀罕手机!……谁要给你做妾!]

  可欣放到今天,绝对是所谓的白富美,她肯定不会稀罕什么手机,但是以我
对她口是心非,一插就服的性格分析,放到古代,她还真可能愿意给我当个小老
婆。

  [不是要吃饭吗?坐着,小的我给二位娘娘买上来吃,等着我。]

  现在这种情况,我不在更好,毕竟上次人家俩就能和好如初,并且拿出方案,
这次一定也能,我做好服务等消息就行了。

  当年的饭,其实没有太多选择。女孩儿们最爱吃的无非就是炒虾尾,炒田螺,
凉皮烧烤之类的东西。我把楼下的好吃的尽数买回,应有尽有,合着各式的饮料,
大包小包提了一大堆上楼,然后百般殷勤地收拾了一桌子。

  其实这时我才发现,人家俩真是好闺蜜,靠在沙发上有说有笑,一边儿吃着
薯片,一边儿摆弄着新手机。

  等吃完饭,安娜刚要收拾,我就抢过来干活儿,收拾桌子,洗碗,拖地,跑
前跑后。安娜看的终于笑出声来,[哈哈!可欣,你看他,在我家住了这么久,
每天就是吃完抹嘴,啥时候这么勤快过,没看出来,还挺能干啊!]

  [他啊!犯错误了,将功赎罪呢!]可欣接着数落我。

  我心里真是把这死丫头骂了一千遍,心想,[就算是犯错误,你也是我的共
犯,真论起来,你洗干净屄请我去插,我还只是个从犯呢!]但嘴上真不敢这么
说,这关键时刻只能埋头苦干,决不回嘴。直到她们俩换上校服,背上书包去上
晚自习,我还恭恭敬敬地送到门口,弯腰说道,[二位娘娘慢走……]弄的安娜
哭笑不得,可欣斜了我一眼笑道,[小李子平身吧!哈哈……]然后拉着安娜飘
然下楼。

  我心想,[小李子?呵呵,我有种没种你又不是不知道?把你俩尊称娘娘,
我又不吃亏,操娘娘的可是皇上,哼哼!]可欣表面上总是装作一副不在乎的样
子,但当她知道我并没有立刻做出选择的时候,脸上也难以掩饰的高兴。毕竟,
哪个女孩儿不珍惜自己的第一次?

  后来发生的事情也证明,只要我不选择安娜,她永远都不会离开我,可欣愿
意为我付出的远比我想象的更多。

  安娜家离学校很近,晚自习也就两节课,她们离开的这段时间里,我不知道
暗暗祈祷了多少次,内容只有一件事。

  [可欣一定要一起回来,可欣一定要一起回来!]只要她今晚不回家,我人
生中最爽的一炮就能发射了。

  晚上十点了,可欣终于没有让我失望。她说自己已经和家里打过招呼,今晚
要住在这里,明早上学也方便。我为了掩饰兴奋不已的心情,跑前跑后地端茶倒
水,殷勤无限。安娜从一进屋就在找着机会和我对视,我躲都躲不开,刚一对视,
就看见安娜似笑非笑的说道,

  [哎!你想笑就笑出来吧!憋着多难受!]

  [哈哈!没,没,没啥好笑的。]

  可欣比较迟钝,还傻乎乎地问安娜,[咋了,咋了,他有啥事儿?]安娜拿
闺蜜也没有办法,我不知道她俩是否有了新的协议,但什么协议都无所谓,因为
这里只有一张床。

  两个赏心悦目的大美人儿在沙发上偎着看电视,我扫地擦桌,喂零食,然后
烧上洗脸水。放在以前,我这会儿肯定像个爷一样在床上等着打炮,这些活儿是
从不沾手的。我想安娜一定明白我的意思,今后的家务我全部都包了,条件是显
而易见的。

  [二位娘娘,水烧好了……]

  安娜撇了我一眼,继续看着电视,说了一句,[你先洗吧……]

  [那你们呢?]

  可欣嚼着薯片,大咧咧抢道,[我俩马上就来。]

  [好嘞!]安娜用胳膊狠狠顶了可欣一下,[美死他算了。]

  可欣这才反应过来,脸红了一下。

  我其实也没怎么洗漱,只是用热水把老二洗得干干净净,然后就躺在床上想
象一会儿要发生的淫乱。

  虽然我们三个不是第一次睡在一张床上,但这次是完全不同的情况,再也不
用像上次那样偷偷摸摸,我只要一想到可以换着屄操,老二就硬得发疼。

  安娜进卧室的时候,看见我躺在中间位置,站着犹豫了一下,还是换了睡衣
先躺在了我的一侧。

  [我们这样也太……太那个了,谁会这样?]

  这话问的我也没办法回答,人家俩是闺蜜,还是同桌,作为女人当然比我要
难以接受的多,狡辩什么都没有用,只会越描越黑。我干脆也不回答,把她搂在
怀里就用舌头从脖子一直舔到她的耳根儿,

  [啊啊……你坏的很,嗯嗯……]安娜的敏感带我了如指掌,她身上的所有
地方都不堪男人的玩弄,发情的速度更快,一碰就湿。

  我一边儿亲吻,一边儿想撩起她的衣服,把她的大奶子露出来,但是她却扭
着身子拒绝,这还是第一次。房子里的灯还亮着,虽然我俩下半身盖着被子,但
她一定不好意思让可欣一进来就看到她正被揉弄的奶子,我只好伸进她衣服里去
摸。

  [嗯嗯……不要……嗯嗯……]安娜轻轻呻吟,她偷偷睁开眼,猛地把脸藏
在我肩膀上。这样的动作,我不用回头就知道可欣已经站在床边了。

  这种尴尬的局面,我总是让她俩处理,所以根本没有管床边正在发呆的可欣。
过了一会儿,安娜终于抬头看着可欣,有些埋怨的说道,

  [你站着干啥?先……先把灯关了呀!]

  [哦……]

  可欣赶忙关灯,屋里顿时一片漆黑,这样的话,安娜好像适应多了,衣服很
容易就被我扒了下来,哼唧着重新钻进我怀里亲吻,我尽可能的全方位挑逗她的
情欲,只有欲望才是最终化解尬尴的办法。

  接着,我就听到了可欣脱裤子的声音,她没有睡衣,只能穿着内衣悄悄躺在
我另一边儿。

  [啊!]可欣可能没想到,她刚一上床,我就伸手去扒她的内裤。

  [怎么了嘛?]安娜问道。

  [没,没咋。]可欣不敢说,我趁着她犹豫的瞬间,已经把她的下身脱了个
精光了。

  安娜这边儿更是顺利,她腿间淫水已经把我的手指打湿,我凭着顺滑好的手
指摸进了了可欣的穴口,她紧致的穴里也立刻有了反应,闺蜜俩的淫水儿算是第
一次见面。

  [唔唔……唔唔……]安娜和我吻地更加主动。我猜可欣现在肯定是捂着嘴,
不然她那个骚样子,早就舒服地哼出声了。

  我的手指越插越深,频率也越来越快,可欣终于把头一软,靠在了我的肩头,
呼吸声随之传来,我的脖子上也感到一阵的湿热。

  她竟然这么主动亲我,看来这丫头也容易发骚啊!既然这样,就更没必要和
她慢慢来了。我继续和安娜亲嘴儿,一只手按着可欣的头往被子里塞,她刚开始
很听话,顺从的伏在我的胸口,但是感到我还在继续把她往身下压的时候,终于
明白了我的企图,开始轻轻地挣扎。

  我心想,刚才扒她内裤她都不敢说出来,这种事她更不好意思,我第一次在
可欣身上用这么大的力气,估计都把她弄疼了。但这种蛮横让可欣瞬间屈服,乖
乖地被我按到了胯下。然后用粗硬的老二贴着她的脸摩擦,她既不敢反抗,又不
想被我用老二戳脸,只好一只手握住了。

  床上黑漆漆的,可欣整个人都蜷缩在被子里帮我打飞机,没一会儿,我的老
二终于被温热包裹着,可欣的嘴里真是好热,口水也多的要命。

  她的口交是我教的,舔,挑,吹,吸都会,这次必须给个差评,含着鸡巴连
动作都不敢太大。但我还搂着安娜在接吻摸奶,可欣愿意偷偷给我含着泄火,已
经够听话了。

  可欣越是怕丢人,我就一定要让她丢人,反正迟早有一天要让她和安娜一起
给我舔鸡巴。所以,我悄悄趴在安娜耳边说道,

  [你看可欣多乖……]

  [嗯?可欣?]被窝里什么都看不见,也同时很难听到外边的窃窃私语,

  [可欣在吃我的呢……]

  屋里就算是关了灯,也并非一点光线都没有,安娜看到被子里藏着人高高的
鼓起来,我又伸手按了按可欣的头,果然她稍微加大了口交的幅度,被我俩看的
清清楚楚。

  [她也太……]安娜没有表达清楚,后面也许想说「丢人」「不要脸」之类
的话,但最终没有说出来,而我却认为可欣是太爱我了。

  [我不想用嘴……]安娜把头靠在我胸口轻声说道。我也多次要求她舔我的
老二,但是这小美人儿却极度抗拒,我也只能徐徐图之。

  我故意逗她问道,[那你用哪里?]

  [我用我的小妹妹,好不好?]这是安娜对自己小穴独有的称呼。

  [那可欣的小妹妹怎么办啊?]

  安娜粉拳轻砸,然后趴在我耳边羞道,[先弄我的……]听到安娜让我先操
她,我的鸡巴因为她的一句话,爽地在可欣的嘴里直跳。

  我把可欣从被子里捞出来,也不管她会不会觉得委屈,反身压在了安娜身上,
她的腿马上迎合着我分开,满是可欣口水儿的肉棒一插而入,被湿滑的小穴包裹。

  [啊啊……啊啊……]

  安娜虽然尽量压低声音,但我能感觉到她阴道里比平时还要紧致,她除了在
故意用力夹我以外,也因为旁边可欣的呻吟声更加兴奋。

  从我插入安娜的那一刻,我的手指也同时插进可欣的穴里插弄,反正已经这
样了,闺蜜俩人也再无羞涩,叫声此起彼伏。

  [嗯嗯……嗯嗯……啊啊啊……]

  安娜叫的高亢,可欣的呻吟相对羞涩。唯一不足的是,平时抽插时的淫语全
无,这也许是她们最后的矜持了。

  [嗯嗯……]可欣的腿间被我扣的流满了淫水儿,不但如此,她还用力把双
腿分开任我玩儿穴,这样的姿势两个女孩儿的腿应该早就交织在一起。

  我刚想拔出鸡巴换个屄操,马上就被安娜抱着我的屁股,她挺着腰不许我离
开,看来是快要高潮了,

  [啊啊……啊啊……不要分开了,啊啊……啊啊……]

  安娜的高潮每次都很猛烈,但这是她第一次死死搂着我的要,抖着身体的同
时用肉穴套着我的老二画着圈的摇晃摩擦,我知道她故意想让我射进去,也许她
再多坚持几秒就可以做到。

  我强忍着射精的欲望,因为旁边还有一个流着淫水儿,岔着腿的小美人在排
队等着挨操。

  安娜终于没劲儿了,她软软地躺在床上,也许还心有不甘。我毫无停顿地压
在可欣的身上,把湿硬坚挺的鸡巴顶在她的一线天小穴口,稍一用力就轻松插入。
我用心比较着闺蜜俩阴道里的差别,可欣才被我开苞不久,当然更加的润滑紧致,
但是安娜的屄里层层叠叠的嫩肉芽儿更多。

  [啊……啊……轻……轻……]可欣终于喊出了今天晚上的一个正经字。

  我虽然轻了一点儿,但插的更深了,直捅到肉肉的子宫,还再用力顶着,然
后拔出再深深插入,逐渐加快频率。

  [啊啊……啊啊……]可欣慢慢适应,叫床声也更大了。

  我换成跪姿,架着可欣的长腿操弄,一只手把安娜拉起来,和我一起跪在床
上,一边儿吻着她的嘴,一边儿用力操着可欣的屄。

  [唔唔……唔唔……]安娜的情欲极强,再加上这淫乱的场面,她又动情地
伸着舌头让我吮吸,但我的目的不是和她接吻。

  亲到她动情以后,我猛地扶起她,让她背对我跨坐在可欣肚子上,然后从后
面一手揉着一个奶,继续操弄可欣。

  安娜以为我喜欢这样摸着她奶,肏着她的闺蜜,但她马上就知道错了。我一
把推倒她,她慌乱之余只顾着避免和可欣脸对脸碰上,却被我拔出肉棒,第二次
灌入她的屄里。

  这样换着屄肏,才叫真正的爽翻了。

  [啊啊……不要了……啊啊……]

  [好吧。]我答应她,然后整个人压在她背上,彻底把她夹在我和可欣中间,
拔出肉棒子,朝下方一插,重新回到可欣湿滑的屄里。

  [啊啊……你……啊啊……]可欣一边儿叫着,还用力歪着头躲开安娜。

  我像一头野兽一样,压在她们身上,挺着鸡巴插几十下,就换个屄再插几十
下,最后要射精的时候已经分不清是插在谁的屄里了。

  最后关头,男人往往都会在这时候突发奇想,我人生中第一次把一管儿精射
在了两个屄里。

  可欣的子宫被我顶着狠狠浇了两下,然后我立刻拔出,换到安娜屄里的过程
中还浪费了一下,剩下的四五下都灌进了她温热的阴道里。

  爽是爽极了,但也许就是这一次,我闯了大祸。

  安娜先下床去找卫生纸,翻了一会儿没有找到,无奈下只好开灯,好不容易
在抽屉里找到纸后,藏在床边儿擦拭下体。

  [安娜,给我……给我一张……]可欣蹲在床上,撅着个白屁股。她拿到之
后,没有学安娜那样躲着,就在我面前擦着屄里流出的精液。

  安娜在床边一边儿擦,一边儿斜眼儿看她,眼神里充满了鄙视,好像在埋怨
她也不知道躲躲,这么难堪的事情怎么能当着男人的面做。

  晚上我们三个大被同眠,我前半夜抱着安娜睡,后半夜一翻身,又用腿夹着
可欣睡。

  第二天一早起来,床上只剩下我一个人,只听见她们俩在客厅叽叽喳喳不知
道在说些什么,我也懒得管。又过了一会儿我听见关门声,以为她俩一起去上学
了。但是可欣却一个人进来了,她先是温柔地躺下偎在我旁边,我刚抱着她准备
亲亲她的小嘴儿,就被她狠狠地撕着耳朵。

  [啊!]我疼得直叫,这丫头还真是穿上裤子就嚣张跋扈,她是真的使劲儿
啊!

  [你敢骗我,哼!]

  [我骗你什么了,你先松开,啊!疼!]

  可欣终于松开手,然后小声说道,[安娜说她从来都没有用嘴吃过你那里,
她刚才还笑我了!]我这才明白,当初为了让她心理平衡,我才骗她说安娜每天
都给我吹箫,看来已经穿帮了,人家闺蜜俩还真是无话不说。

  [嘿嘿!那是我没有要求过,我就喜欢你给我弄。]

  可欣一听,气的又想揪我的耳朵,被我躲开后指着我问道,[你说实话,还
有谁吃过你那个,是不是只有我吃过男人的那里?]原来她不是不愿意给我口交,
而是太缺乏性知识,觉得丢人而已。

  [怎么可能?哪个女人没吹过萧?你说的正好相反,全世界的女人都吃过,
行了吧?]

  [我不信,你骗人,安娜就没有过。]

  [好,好,好,不生气了,我晚上就先让你看看别的女人是怎么吹箫的,然
后再让安娜给我吹,这总行了吧?]

  [别的女人?好呀,你还想带女人来,你找死吧?]

  [哎呀!不是,不是,总之晚上让你开开眼界,我有你俩就够够的了,嘿嘿!


  [你再敢找别的女人,我就和你没完。]

  [不会,不会,再说了我也舔过你那里,有什么大不了的,我还特别喜欢舔
你的,哈哈!]

  [你……你流氓……是你非要舔的,不许你再说了。]可欣虽然还在嘴硬,
但我能看得出来她被我提醒后,心里明显得到了些许平衡,还很小心地又问我,

  [那你肯定也和安娜那样了吧?]

  [没有呀?我就喜欢舔你的小骚屄。]

  [滚蛋!谁骚了……你才骚呢]可欣听到骚屄两个字,脸都红了。

  [骚不骚,我再闻闻不就知道了吗?]我说完就把她压在床上扒她的裤子,
可欣吓得拽紧裤边,在床上乱扭着。

  [呀,讨厌……别……我要上学了,安娜在楼下等我呢!]

  [让她等着,我今天非要亲亲你的小妹妹不可。]我拉开她的手,继续强行
扒裤子。

  [呀!求你了,我……我晚上让你亲,求你了……]

  [为什么要晚上?我现在就要亲,哈哈!]

  可欣的裤子已经被我脱到了膝盖处,白嫩的大腿加上粉色的小内裤让我兽性
大发。

  [我……我没洗,我没洗呢。]

  [我不嫌……]说完我把她的内裤往一边拽开,一线天的小嫩屄露了出来,
紧紧合在一起保护着最后的羞耻。

  [不要,我刚尿过了……唔唔……你非要亲,我晚上回来洗干净让你亲,求
你了……]

  她这么在乎自己在我心中的印象,我才饶了她,可欣吓得赶紧提起裤子就跑。

  吓走了可欣,我又睡了一会儿,下楼想办法借了一台DVD ,然后又找到租影
碟的朋友,进了他店里面隐蔽的小黑屋。

  那个年代经济还比较落后,想要在家看个喜欢的电影,就必须先有台DVD 放
映机,这东西谁家有,少不了被朋友邻居借来借去的。如果想要看个黄色电影,
那就更是难上加难了。不像现在,谁手机里还不存几部岛国动作片。更严重的是,
看黄色电影要是被警察抓住,罪过可一点都不小。

  另外,我也搞不清为什么,那时候的黄色电影,几乎全部都是西欧的,香港
的三级片也挺多,就是没有小日本的AV. 但也挺好,因为欧洲都是无码片。

  朋友家是专门租借DVD 盘的,当时生意还挺好,一个盘租一天一块钱,我还
记得我当时看的第一部光盘电影就是李连杰演的(精武门)。至于黄色电影,不
是熟人的话,他绝不敢随便拿出来租,因为罚款都是轻的,劳教上半年也都有可
能。

  我找到了我最需要的光盘,当然是要有两个女人一起吹箫的场面。

  女性是一种天生就爱寻找刺激的动物,只要大家用心观察,就会发现这种现
象天天都发生在我们周围,女人无论从味觉,触觉,心里等等层面都爱寻找刺激,
她们被辣的[嘻哈嘻哈]口水直流,却就是无辣不欢。她们被恐怖电影吓得捂着
眼睛,却就是爱看,她们坐过山车吓得尖叫,却就是爱这种感觉。

  在家和男人一起偷看黄色电影,对于安娜和可欣来说也绝对是一种前所未有
刺激。

  我和女人一起看色情电影这种事儿我以前也有过,但是和两个大美妞儿一起
看还是第一次,而且她俩都是我的妞儿。

  西欧的片子几乎没有任何情节可言,一上来就是个干。当两个西欧女人一起
跪在男人面前抢着舔大鸡巴的时候,我已经一边儿一个把她们搂在怀里了。她俩
应该是第一次看这种电影,从刚开始的羞怯,到最后的目不转睛,连我的手早已
在她们身上摸索,都没能分散她们的注意力。

  可欣穿着牛仔裤,只能摸奶。安娜却穿着裙子,我的手插进她的腿间摸着她
肉肉的私处。

  电视画面里的西欧女优简直把男人的巨屌当成了美味,妩媚的眼神仰视着高
高在上的男人,一个吹箫,一个舔舐睾丸。

  安娜的内裤里已经分泌处出淫水,可欣的小巧乳头儿被我挑逗地硬硬的,终
于软在我肩上。

  接着,画面里出现了她们无法想象的性交方式,肛交是这种西欧片里最常见
的方式,女优的屁眼儿被男人狠狠肏开。

  安娜和可欣几乎同时扭头看着我,可能是想问,[这样也行?]

  但我根本没有理她俩。

  没有得到我的回答,反倒是四目相对后,赶忙回避。

  一龙二凤的大战结束,男人撸着肉棒,把精液分别射在跪着的两个女人脸上,
然后女人相互舔食对方脸上的精液。

  可欣的脸烧地通红,挣脱我的搂抱后,夹着腿跑进厕所里,去干什么猜也能
猜到,只是我没想到她湿的竟然比安娜还厉害。

  安娜有了单独和我说话的机会,马上就问道,[那男的刚才插的是屁股眼儿
啊?]

  [嗯,肛交啊!有什么大不了的?]

  [啊?脏死了。]

  [可能洗干净了吧。]

  [那里怎么洗?恶心死了,你……你不会也干过吧?]

  [我以前没有,不过我想和你试试看,嘿嘿!]我说完,就把手从后面伸进
她的内裤里,手指顺着屁股缝儿插进去找她的屁眼儿。

  [呀!不要……唔唔,我才不要。]安娜扭着屁股挣扎。

  [不要啊?我当你也想试试呢!]

  [不要,不要。]

  安娜抵制肛交可以理解,但是我可以退而求其次,要求她给我口交。

  [那你和可欣像那两个女人一样,用嘴让我爽一下总行吧?]

  安娜已经知道可欣会用嘴给我弄,加上今天电视上的女人吃鸡巴吃得那么开
心,她的心里其实已经接受了口交,但要和可欣一起吃,还是有些犹豫不决,最
后终于在我的软磨硬泡下,轻轻点了头。

  我刚要得意忘形,就听安娜补充道,[那我要先来,然后才轮她。]我以为
安娜是想和可欣分个主次高低,结果她又解释道,[可欣舔过了,我就不会再给
你舔了。]

  [啊?]

  我这才明白安娜的意思,原来她是嫌弃可欣的口水呀!这可能就是异性相吸,
同性相斥的原则吧!

  [可以,可以,但你要自己先抢到。]

  安娜正在点头,可欣就从卫生间出来了,

  [抢什么啊?]

  我心道,[抢什么?抢我的鸡巴!]

上一页章节列表下一页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