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根书迷 > 往事非云烟 > 【往事非云烟】(四)

作者:南博万
字数:9034
2020/02/16

 原来安娜的前男友是她俩初中时的学长,可欣还和那个男孩在一个院子住,
后来男孩初中毕业就当兵去了,每次探亲回来都来看安娜,再具体的事我就不知
道了,也懒得打听,无论他是谁,都是过去式了。

  一整天,我几乎就没让安娜穿上过衣服,就连搂着她睡觉的时候,老二也插
在她的屁股缝里随时准备战斗,但我在梦里却梦见了可欣的口交。

  结果,可欣的红唇根本没让我等多久,情窦初开的春心,根本就无法抑制。

  第二天中午,我和安娜吃完午饭,她就去上课,留下我一个在她家里睡觉。
刚闭上眼,就听见敲门声。

  [可欣?你怎么没去上课?安娜呢?]我一边开门,一边朝门外找安娜的身
影。

  [哎呀!她没来,我……我请假了。]

  [你请假?]

  [我说我去看病,请了一下午的假。]可欣答道。

  [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没……没哪里不舒服,我反正不想上课,就来找你了。不欢迎吗?]我这
才明白过来,估计这丫头不但撒谎骗了老师,连安娜也骗了吧?想到她答应我的
事,我差点乐地笑出声,她请假是来学习吹箫的吧?

  可欣应该还是个处女,第一次和男人亲密接触后,一颗泛滥了的春心满脑子
想的都是男人身体,可她这么主动的送到我面前,却有些不知所措,总不能主动
脱我的裤子。

  中午的时候我本来想和安娜打一炮再放她去上课,她却推说怕迟到,扔下我
一个人在房子里,可她想不到她的好闺蜜一转眼就送上门了。

  我没有急着把可欣弄到床上去,就在客厅搂着她亲了起来,一番应有的矜持
挣扎后后,可欣不再装模作样,主动搂着我接吻,这次可比在车里宽敞的多,我
隔着她的衣服把她的身体摸了个遍,等喘息声越发急促后,解开她的胸罩,摸到
了着她鼓鼓的乳房。

  [唔唔……嗯嗯……]可欣被我挑逗着一边儿送过小舌头,一边儿哼哼唧唧
地扭着屁股。

  [想我了没?]我边亲边问。

  [嗯……]

  [你那个完了没有?]

  可欣摇摇头说,[还用嘴好吗?]

  [当然好了,就在这吧……你先跪下。]

  [为什么要跪着?]可欣红着脸,有些不愿意。

  [这是女人给男人的最高享受,好可欣,你就让我享受一次吧!]我胡说了
几句,就把她的双肩朝下压,可欣终于扭扭捏捏的跪在我面前,嘴里还嘟囔着,
[骗我呢吧?]我不管她说什么,马上把裤子脱了,留下一条内裤,把胯部送到
她嘴边。

  [帮我脱了……]可欣嘟着嘴,慢慢帮我脱下内裤,早已经硬挺的肉棒子,
一下弹了出来,差点打在她的脸上。

  [呀!]可欣一躲。虽然不是第一次看到我的粗大肉棒,但今天和上次那种
昏暗的环境截然不同,这个小处女吓得都不敢睁眼看。

  [看呀!我弟弟都认识你了,看他急的。哈哈!]

  [你胡说啥!难看死了!]可欣嘴上说着难看,却大着胆子睁开眼,近距离
的认识男人的性器官,最后还主动用手抓住问道,[还疼吗?]我心想,还疼个
屁呀!昨晚已经在安娜身上喷射了两次了。

  [你这次别咬它了。]

  [你教我……我不会。]其实女人的口交没有那么复杂,无非就是那几个动
作,舔,含,吹,挑,可欣学得很快,再也没有用牙齿刮到我的痛处。

  [嗯,现在把刚才我教你的几种方法自由搭配,就像吃雪糕一样,别用牙齿
碰到就可以了!]

  [嗯嗯……滋滋……嗯嗯……]可欣的口交越来越熟练,我一想到跪在面前
给我舔鸡巴的是个处女,就血脉喷张,兴奋不已。

  十分钟过去了,可欣含着我的老二,脸上泛起了阵阵的潮红,这绝对不再是
一种羞涩的脸红,而是少女的性欲。

  我拉起她上床,不管她来没来月经,我也要扒了她的裤子看看清楚。

  [啊啊……你不要这样……我没完呢!]

  [不管,我受不了了,让我弄吧!]

  [不行,求你了……过几天,过几天给你……]床上乱作一团,可欣的大长
腿不停的挣扎,最终还是被我强按着扒了裤子,当我看到她内裤里厚厚的卫生间
巾,才逐渐冷静下来,我如果一时爽了,但是她的第一次就分不清是什么血,这
的确太过分了。

  [唔唔……你冷静点儿,我……我真的还那个着呢。]我气呼呼地往床上,
就让硬着的老二一柱擎天,[你把我弄成这样,要负责到底。]

  [那要怎么办嘛?]

  [就用嘴吧!]可欣再一次趴到我的胯下,嘴里嘟囔着,[刚才就是用嘴嘛,
还不是你猴急的……]说完,一口含住。

  [你能给我吹出来?]

  [嗯?什么?]

  [嘴松开了说话,手就要接着弄,不然永远也完不了。]可欣赶忙用手抓住,
在我的指挥下学着打飞机,[这么难呀?]

  [用下边就舒服多了,一点都不难。]

  [安娜……她用那里和你做爱,你是不是很……爽?]

  [那当然了!]

  [哦!]不知道可欣在想什么,她这次主动用嘴含着我的肉棒继续套弄,舌
尖儿学会了在龟头上不停的刺激,每次我和她说话,她也都会用手接替嘴巴。

  我慢慢有了射精的感觉,让她横躺在床上,这样我可以脱光她的上衣,揉着
她的双乳,这种姿势让我完全欣赏到她修长的双腿,平坦的小腹上细长可爱的肚
脐,和她正在努力发育的双乳。

  [会射在你嘴里的……]可欣害怕地摇摇头,却没有吐出我的鸡巴,

  [唔唔,……]我按着她的头,一股股精液终于被这个小处女给吹了出来,
射的她[嗯嗯……]地抗议着。

  肉棒子在她嘴里抖完,她双唇紧紧贴着棒身,一口浓精被她含在嘴里,刚想
下床去吐出来,就被我拉进怀里。

  [嗯嗯……嗯嗯]

  [吃了它,你就是我的女人,永远都跑不了了,你愿意吗?]可欣瞪着眼睛
看我,她肯定是在怀疑嘴里腥腥的东西能不能咽下去,犹豫了好久,最后还是把
头躺在我胸前,一口一口把精液咽了下去。

  [难吃死了,难吃死了……]

  [习惯了就好了。]我安慰道。

  [安娜也吃吗?]可欣好像总是要和安娜比较。

  [不给她吃,你才是我的唯一。]我也是在胡说八道安慰她,安娜愿不愿意
吞精我不知道,起码她现在连口交都不愿意。

  [说的像真的一样。]

  [真的,我以后也不会给任何人。]

  [嗯!]可欣点点头,趴在我怀里。

  其实我一直都想问问可欣,她这样对我,我们三个的关系该怎么处理?但是
这明明是她应该问我的问题,我主动去问,难道是嫌自己过的太舒服了吗?所以,
你不说,我也不说,等到东窗事发的时候再说。

  安娜放学回来的时候还有些担心地告诉我,可欣下午没有去上课,说是肚子
不舒服请假了。我在人家嘴里射了个舒服,也象征性地表示了对可欣的担忧。

  二十年过去了,回忆当初的那段时光,竟然除了性与爱,再没有什么可以让
我记住的事,其实这也符合少女怀春的行为,不管嘴上说再多冠冕堂皇的理由,
最终都是想着情情爱爱,卿卿我我。男孩只想着在床上和女孩打滚,女孩只不过
要保持一点儿矜持,一旦和男人有了一次,春心荡漾起来,比男孩要主动的多。

  比如说可欣,我总觉得让她只用嘴有些委屈,她又何尝不是这么想的,要不
是她身上来了月经,不管是在车里,还是在她闺蜜的床上,她早就分开双腿了。

  所以,她身上如果真的方便了,一定会找个理由单独来见我,根本就不用我
着急。

  几天以后,可欣给我打了传呼,电话里她说她爸去出差了,妈妈又去照顾姥
姥,她一个人在家,希望我能给她送些方便面,并且告诉我她家的地址。

  我心领神会地立即答应下来,总不能让人家女孩说,[我月经完了,你来我
家给我开苞吧!]可欣家离学校相对较远,我送过她几次,但并不知道具体的地
址,头一次来她家里才知道她为什么能买得起那么贵的单车。

  在当时来说,能住的起近二百平米房子的家庭少之又少,四室两厅的格局可
比安娜家的小屋要豪华的多了,可是房子再豪华也比不上可欣的美人儿出浴。

  可欣给我开门的时候,只伸出了脑袋,用门挡住了她的身体,看见是我以后
才把门打开,她穿了一件宽松的体恤,下身只有一条三角裤,让我进门以后转身
一边领我进屋,一边用毛巾擦拭着湿漉漉的秀发。

  从后面看她修长的腿,更是一种震撼的美,米色的小内裤把她屁股的轮廓绷
得更加性感,简直就是个模特胚子。

  至于我放到桌子上的方便面,她连看都没看。

  [你喝水吗……啊……头发……头发还湿着呢,讨厌……唔唔。]我从后面
突然袭击,可欣竟然没穿胸罩,被我撩起衣服抓住了双乳,挣扎了几下就献上了
双唇。

  [别急……到我房子……唔唔……]我几乎是被可欣吻着,然后用嘴把我带
到她床上的。

  接吻这种前戏是少男少女的专利,三十岁以上的人都对自己的口气有自知之
明,男女之间都会心照不宣的避开。但是不得不承认对于年轻人来说,这是征服
少女必不可少的技能,可欣的嘴里都是香甜的口水,她早已被我教育过,懂得怎
么互换口水,品尝欲望。

  [唔唔……唔唔……嗯嗯……]我松开她的嘴,朝下亲吻她雪白的脖子,然
后脱掉她的衣服把她正在发育的双乳暴露在空气中,一路朝下吻去,围着乳房轻
吻,最后一口含住她小巧稚嫩的乳头吮吸,[啊啊……啊啊……不要……]什么
不要,明明舒服的挺着胸脯,恨不得我在用力一点儿,这个疯丫头要是真的不要,
她的大长腿会毫不犹豫地把我踹飞。

  [可欣……可欣……]

  [嗯嗯……啊?]

  [你是处女吗?]这是我第一次提出这个问题。

  可欣刚还在闭着眼享受,听到这个问题,只是点了点头,然后捂着脸羞涩的
小声说,[你一会儿轻点……]这是全都交给我了呀!收到这样的嘱托,是男人
最幸福的事,翻译一下就是,[我是个处女,啥都不会,你随便玩,操的时候记
得轻点就行了。]我吻遍了她的双乳,继续朝下亲着,两双手拉着她内裤的边缘
慢慢退去,眼见却注意观察着可欣的表情,每一幕我都不想错过。

  可欣感觉到我在脱她的内裤,捂着脸的手轻轻分开偷看,却和我的眼神对了
个正着,羞地再次扭过头去任我所为。

  随着她的内裤被我扒下,雪白雪白的肌肤露出,可是我却没有看到一根儿毛
毛,直到那条紧闭着的屄缝儿露出端倪,也只有几十根儿阴毛而已。

  [这就是所谓的毛儿都没长齐呢吧!]我心里好笑,可欣口口声声说自己是
安娜的姐姐,可是比较她俩逼毛儿的话,安娜浓密黑亮的阴毛儿才是当姐的吧?

  我要吻遍处女的全身,可欣羞归羞,但还是配合着我轻抬屁股,让我彻底把
她脱了个一丝不挂。她双腿紧紧夹住,稀疏的几根儿毛毛下边,那道缝儿没有任
何空隙,我也是第一次看到这么标准的一线天。这种性器的女孩着实不多见,和
她的主人一样,把所有的欲望都藏在最里面。

  我把鼻子贴近她的下体,那里香香的明显是认真洗过了,联想到她刚才认真
清洗自己小嫩逼等着我来操的样子,我的肉棒感动的跳了好几下。

  近在咫尺地欣赏着这么漂亮的一只处女嫩屄,我也下定决心要把我的第一次
给她,我的舌头第一次去舔一个女孩儿的下体,温热的感觉从舌尖儿传来,那里
只有挑开以后,才知道早已充满滑腻的液体,没有任何不好的味道,只有少女纯
纯的情欲。

  [啊啊……啊啊……不要舔了……啊啊……不要舔那儿。]可欣摇着腰,一
副受不了的样子。

  [我说过的,你给我舔,我也给你舔,而且要这样舔……]我说完,猛地把
可欣的双腿分开,然后趴进她的双腿中间,两只手按住她的大腿根部,又用力一
分,这一下她真的是没有任何秘密了,那条神奇的缝儿,竟然没有因为大腿被分
开儿随着张开。一般来说,到了这种程度,小阴唇早已经该看的清清楚楚了,但
它依然是紧紧合住,保护着主人里面的羞涩。

  [啊啊……你……不要了……唔唔……]可欣就算再主动,她也是个处女,
被男人这样看她的下体,羞地无地自容,但无论她怎么难堪,我还是用手分开了
她最后的秘密,这么漂亮的性器官,我一辈子也就只见过她的,里面粉粉嫩嫩地
闪着水光,两片儿从未见过光的小阴唇只有指甲片儿大小,阴蒂更是小巧的像颗
红豆。

  [求你了……别看了,]

  [可欣……我想在看仔细一点儿,我要看看你的处女膜……]这是我一直以
来的想法,虽然我也和处女做过,但是,处女膜到底长什么样,我从来都没有见
过。

  [唔唔……你……我都没看过……唔唔……]换个人也许更容易一些,可欣
的这种一线天,即使被我分开了阴唇也只能看到粉嫩的肉,我为了自己的好奇心,
一狠心两指插进她的阴道口再一分开,终于看到了她的贞操,沿着阴道的边缘,
长着一层薄薄的环状白膜,算是满足了我,然后把它的样子狠狠地记在了心底。

  我像是品尝美味一般,在这些粉色的嫩肉里舔了个够,可欣哪里能受得了这
种程度的挑逗,她呻吟着全身颤抖,淫水越来越多,最后干脆用手按住我的头,
倒不是推开,而是适当的减轻刺激。

  [不要了……啊啊啊……我受不了了,]女孩儿是在求饶还是在催促我快点
干她,我也分不清楚。当我的手和嘴离开那蜜处时,那道缝隙迅速恢复原状,一
线天的性器真是名副其实。

  这时我才发现,可欣一丝不挂的分着双腿,连屄都被掰开舔了,而我自己却
还穿的整整齐齐,这确实有点儿欺负人了。

  我连上衣都没来的急脱,只是把下身脱得精光,握着早就粗硬勃起的鸡巴边
撸边看着床上的等待开苞的处女。

  可欣被我拉到床边儿,架起了她的长腿,我扶着凶器对准她的美缝儿,上下
挑了几次才把龟头插入,

  [啊啊……太……太大了……]这还没怎么样,她就喊开了。我缓缓插入,
顶住了那道障碍物,然后用力一插,处女膜是那么的不堪一击,可欣再也不是处
女了。

  [啊啊……疼……啊……]我稍作停顿,继续插入,这绝对是男人顶级的享
受,可欣的处女阴道紧致无比,那藏匿发育了十八年的嫩处,被我用鸡巴打开摩
擦,更是精神上的征服。

  来回抽插了几次,可欣皱着的眉头也缓缓打开,逐渐适应这种刺激,疼痛也
明显减缓,我一次次更加深入,龟头最后撞到了她的自宫,可欣对这种强烈的刺
激没有任何准备,她吓得睁大了眼睛,接着发出了女人挨操时的正常声音。

  [啊啊……嗯嗯……嗯嗯……]这样的叫床声其实是在告诉男人她有多么舒
服,另外让男人加油干!

  鲜红的处女血终于从可欣的阴道里流出来,顺着大腿根,流到了屁股上,我
站在床边架起她的双腿开始猛操,这样不但可以暂时避免弄脏床单,还可以看着
我的鸡巴进进出出的样子。

  [轻点……你轻点……啊啊……啊啊……]

  [叫老公……]

  [老公……老公轻点……啊啊……]

  [还疼吗?]我边插边问。

  [疼……轻点……啊啊啊……嗯嗯……嗯嗯……]

  [舒服吗?]

  [嗯嗯……嗯嗯……]

  看来我的可欣适应的很快,这才开苞就知道爽了!

  我保持着一个姿势干了足足十分钟,不是不愿意换姿势,而是我跟本舍不得
离开处女的阴道,最后干脆整个人趴在她身上,边亲边插,直到可欣吸着我的舌
头,一边儿颤抖着身体,一边儿吞咽着我的口水,我才把龟头顶住她的子宫射了
个畅快淋漓。

  [唔唔……唔唔……]可欣扭着屁股接受我的内射,最终松开我的嘴浪叫起
来,[啊啊……啊啊……]她的身体足足在我身下抖动了半分钟,估计是第一次
尝试了高潮的快乐。

  我的肉棒浴血奋战,最后还是可欣弄了热毛巾帮我擦拭干净,她光着屁股帮
我收拾完,还要揭掉沾了血的床单。

  妈的,原来上面这一层是她准备好的旧床单,这丫头从找我给他送东西,然
后洗干净屄,再铺上旧床单准备弄脏。合着都是计划好的。

  [都给你了,你这下得意了吧!]可欣躺在我的怀里说着。

  虽然我觉得其实她也挺满意的,但是人家毕竟把最珍贵的东西给了我。

  [嗯,可欣,你对我真好……我感激你一辈子。]

  [说的好听……你以后不要欺负我就好了!]

  [那安娜呢?]我终于忍不住要问,可欣对我真的没话可说,但要让我放弃
安娜,我更舍不得。

  [我们俩的事,不用你管……]

  [啊?]弄了半天,我反倒成了局外人。

  那天晚上,我没有去安娜家,这个刚破了处儿的丫头更需要我的安慰,由于
她的小穴需要恢复,睡觉以前又勉强用嘴帮我弄了一次,亲自教导的口活儿真好
用,看着她咽掉我的精液,我突然觉得,可欣才是真正属于我的女人。

  本来会让任何男人都头疼不已的事情,到了我这里竟然变成了「不关我的事
儿」,这样简直是求之不得。

  第二天,我还是回到安娜家,而且是经过可欣同意的,因为她说她家人随时
会回来,而安娜是长期独居的。

  随便找了个理由就解释了我昨天晚上为啥没有来和她睡,安娜也没有追问,
反倒黏在我身上撒娇,一副恨不得我马上按倒她干进去的样子。

  [咋了?一晚上没见我就骚成这样?]

  [谁骚了!我有事儿和你商量呢!]安娜一本正经的样子说道。

  [说吧说吧。]

  [可欣说要住过来,她家没人,说是这里离学校近,上学方便。]

  [你什么意思啊?她晚上要来,是不是要赶我走?]

  [我没有要让你走……你少冤枉人。]

  [那你什么意思啊?]

  [我意思是,你要想弄……我现在就让你弄个够,晚上她在呢……你老实点
儿。]

  可欣突然要搬来和我们一起住,难道她要把我们之间的事和安娜摊牌,如果
那样的话,结果实在是难以预测,我的好日子肯定就要到头了。从可欣的立场来
分析,这也无可厚非,毕竟人家的第一次都给了我,怎么可能一声不吭的看着我
和安娜同居一室。

  我越想越烦心,连坐在我腿上撒娇的安娜都没了兴趣。

  [你不想要吗?那我上晚自习去了,晚上我和可欣一起回来,到时候可别后
悔呢!]安娜不知道我的心事,折腾半天我也没有要干她的意思,只能扫兴地背
着书包去学校。

  果然,她再回来的时候是和可欣一起,看到她俩进屋时还说说笑笑,我知道
起码此时还没有穿帮。

  闺蜜两人依偎着在客厅看电视,可欣时不时地指挥我干这干那,弄的安娜都
看不过眼了,说了她几句后,总算是饶了我。

  可欣偷偷地瞪了我一眼,然后突然问道,

  [晚上咱们怎么睡?反正我不睡沙发,我是客人。]我也一百个不服气地说
道。

  [我也不可能睡沙发,凭什么呀?]毕竟这是安娜的家,我和可欣一起看着
安娜,等她安排。

  [你俩就会欺负我,要不然我睡沙发,你俩睡一起算了。可欣,你敢不敢?


  [我……我怎么不敢?他还能吃了我?]

  我心想,[你要是和我睡一起,我不但吃不了你,而且会被你吃。]可欣的
表情虽然尽量装的自然,但她的刚被破处的身体反应倒是很诚实,脸上泛起的红
润一定是想起了昨天高潮时的快乐。

  [不然,咱们挤挤吧!]

  安娜也没有办法,只能答应我的提议,她想再征求一下可欣的意见,却看到
可欣正狠狠翻了我一眼,她这种眼神安娜经常见,却只有我能看出来,这次多了
一些小女人的温柔。

  为了避嫌,安娜和我盖一张被子,可欣换了宽大的睡衣,盖住下身的内裤自
己睡,安娜还故意把我搁在床边。我们俩这半个多月早已习惯了抱在一起睡觉。

  灯刚一关,房间里瞬间黑成一片。一张床上睡着两个大美妞,而且都被我操
过,只是想想就让我下边儿硬邦邦的。我怎么可能放过这样的机会,手没有一刻
闲下来,安娜背对我的姿势正适合我玩她的奶,肉棒在她屁股上用力顶着。

  安娜没撑多久,感觉可欣可能已经睡着了,就转身钻进我怀里,一只手抓住
了我的肉棒,温柔地帮我撸着,还趴在我耳边用最小的声音说着,

  [别折腾……乖乖睡觉……她在呢……]

  我也轻声回道。

  [我不折腾,你把内裤脱了,我也要摸你的。]

  安娜没办法,只能在被窝里用最小的动作扭了几下,轻轻分开双腿,[好了
……摸吧……]她腿间的美鲍早已经湿透,肉肉的阴唇被我的手指侵入,轻轻拨
弄几下就舒服地在我耳边小声呻吟。

  我钻进被子里,一口含住她的奶头儿连吸带咬,也许正是因为闺蜜还睡在一
边儿,让安娜更觉得刺激,

  [不行了……嗯嗯……你上来吧!轻点插……]

  我翻身上马,硬得发疼的老二刚顶到安娜腿间的软肉,她就主动挺着小腰,
用骚穴把我的老二全部套了进去。

  我才不管旁边的可欣睡着没有,她既然刚才没说,现在就更不会拆穿我和她
的事。

  [唔唔……唔唔……轻点……唔唔]安娜的身体我早已了如指掌,我用她最
喜欢的方式,插到最深处快节奏地狠狠操着她的蜜穴,本来就被我的手指玩了很
久,加上这一轮猛烈地抽插,安娜没撑过五十下,就挺着小腹一下下地抽动起来。

  [嗯嗯……唔唔……射……射进来,嗯嗯……]高潮的刺激让安娜早就不在
乎旁边儿的可欣,我感到整张床都在剧烈地震动着,就是只死猪也能活活给震醒
了。

  安娜紧紧抱着我,享受身体的高潮,片刻后,才发现插在她下边儿的肉棒依
然粗大硬挺,

  [讨厌……你怎么不射。]

  [我要换姿势。]安娜气地使劲儿扭屁股,倒是让我的鸡巴舒服极了。

  [你还要啊?她……她要醒了呢!]

  [没事儿,刚才都没醒……]估计安娜也在纳闷儿,她的好闺蜜是吃了安眠
药了吧?

  [你要怎么弄?]安娜轻声问道。

  我没有回答,从她身上翻了下来,侧身躺在了她俩的中间,安娜心领神会地
也侧过身子,把圆圆的屁股撅给我,我在她的湿屄上顶了几下,一插到底,还没
弄几下,我的安娜就重新进入状态,手捂着嘴,小声呻吟起来。

  这样的做爱体位,才是我真正的目的,我就不相信旁边的可欣真的能睡着,
我一边儿操着安娜,一边把手朝背后身去,刚摸到可欣圆润的大腿,就被一只手
轻轻拍打了一下。

  我心想,[哈哈!这丫头果然在装睡,听床听上瘾了吧?下边的小嫩逼早就
寂寞的流水儿了吧?]可欣如果要和安娜摊牌,早就说清楚了,她既然能装到现
在,我的胆子就更大了,赌定她只有乖乖地让我摸。

  我绕开她的手,摸到了她内裤的边缘,虽然遇到了些许抵抗,最终在我毫不
畏惧的攻势下,一只手摸进了她的内裤里,火热的蜜处湿漉漉的像是尿了一样,
这丫头可把人丢大了,但她只能乖乖地一声不吭,我用手指拨开她的阴唇扣了进
去。

  这场面简直太刺激了,我一边操着安娜,一边儿扣着可欣的嫩穴,一次玩儿
两个大美妞也觉得游刃有余。

  [嗯嗯……嗯嗯……快点……]

  安娜还在小声催促着我射精,她害怕吵醒可欣,却不知道此时可欣已经分开
美腿,任由我挖弄她的小嫩逼了。

  我的手指按在了安娜的唇边儿,安娜一口含住舔着,这是我和她的暗号,我
们每次用这个姿势做爱的时候,她都会含着我的手指,等我射给她。

  不知道她尝出她闺蜜的淫水儿味道没有?

  我反复从可欣的蜜穴里挖出淫水儿来喂安娜吃,我猜可欣要是知道她流出来
水儿都被我喂到闺蜜的嘴里了,一定会把我踹到床底下去。

  [我要射了,宝贝儿……]

  安娜一把抓住我的手再也不许我离开,用力吮吸着点头,屁股也使劲儿朝后
撅着,我的老二爽地在她的身体里足足射了七八下。

  高潮过后的安娜就这样夹着我的精液睡着了,再也没有心思去防范我睡觉的
位置。

  我知道可欣一定没有睡着,她情窦初开,又刚刚尝过女人的快乐,加上刚才
近在咫尺的现场直播和我的挑逗,这样要是还能睡着,她就不是个女人了。

  我悄悄把手伸进她的被子里,手刚碰到她的屁股,就被她用力顶开。我毫不
在乎她的小脾气,再次顺着内裤边缘贴近去。就在这时,可欣也伸手过来,不过
不是抚摸我,而是狠狠拧住了腿上的肉。

  我的手进入一点儿,她就拧地更用力一点儿,想用这种方式阻止我的手。结
果可能她没想到,对于一个色狼来说,这一点点的痛处怎么能阻止我对她腿间的
欲望。

  可以肯定,当我摸到她的屁股缝儿里的时候,我的大腿上绝对已经淤青了,
这丫头是真的用力拧啊!

  我不信这个邪,我是给她开苞的男人,她还能忍心把我的肉拧下来?果然,
可欣还是松手放弃了。

  我心里得意,手顺利的插入了她热乎乎的股缝儿里,也终于遇到了第一个小
孔,可欣的小屁眼儿上已经被她的淫水儿打湿,刚才肯定难受的厉害,她恨我也
是因为她的身体无人安慰吧?

  可欣开始轻轻扭着腰,她可能以为我的手只是路过她的屁股,却怎么也想不
到我会停滞不前,在她最羞耻的屁眼儿上摸来挖去。

  可欣极其地不适应这种行为,心里一定在骂我是个变态吧!但这时候的她更
不会想到,很多年以后,只要她来月经,就会主动把屁眼儿先洗干净再和我上床。

  把玩儿了一会儿她最后的处女地,刚用手指拨开了她紧闭的一线天,里面就
像刚开闸放水一样泛滥成灾。

  [唔唔……]

  我隐约听到她的呻吟,声音比刚才安娜要小的多,即便这么小的声音也把可
欣吓了一跳,她立刻翻身下床跑出去,然后就看见厕所的灯光从门缝儿透过来。

  我突然觉得这样对可欣太不公平了,她一定好想和我在一起才搬过来住,现
在也一定很需要我去爱她。她把自己珍贵的第一次给了我,却只能听着她的闺蜜
在我身下叫床,轮到她时,连一点儿声音都不敢发出。

  这么无耻的想法也只有那个年龄敢想,我的肉棒子刚才射过一次,虽然刚才
摸了可欣好久,但还是半勃起的状态。我一翻身抱着安娜,把老二插在她屁股里
磨了几下,直到重新勃起后,安娜也只是轻轻翻了个身,确定她没有醒来,我就
光着屁股,挺着个老二悄悄翻身下床。

  轻轻推开厕所门,可欣正在用卫生纸擦拭下体,回头看见我以后,连忙合紧
美腿,狠狠瞪我,她可能猜不到我接下来要怎么样,竟然连内裤还挂在膝盖处。

  我一手从后面抱住她的腰,一手扶着肉棒子从她的屁股后面送进去,顶在她
的软处稍一用力就成功的插进了她湿润的阴道里。

  [啊啊……]

  可欣捂着嘴不敢出声,难以置信的看着我,她也许从没想过自己站着也可以
和男人做爱,更不相信自己最隐秘的私处会这么容易被插进去……其实,后入才
是两性交配的正常姿势,无论是女人阴道的位置,还是男人勃起的角度,这都是
自然的设定。

  我的很多性经验在安娜身上多次判断失败过,但在可欣身上倒是都能应验。
比如,再自信的女人只要被插入就没了自信,再爱瞪你的眼睛只要被插入也会变
得性感温柔。当然了,后来我也懂了,这些都只是因为那是时我们都还是情窦初
开的年纪,都是用下半身在爱一个人,男女都是如此。

  [唔唔……唔唔……你讨厌……你刚插过她,也不洗……啊啊啊……]

  可欣忍不住叫出声,马上又死死捂着自己的嘴,她的身体尝到了渴望已久的
快感,竟然慢慢的俯下腰,调整了站姿,任我抽插地更加舒服过瘾。

  我用鸡巴固定住她的屁股,一边插弄,一边两手揉奶,她的乳房没有安娜的
高耸,所以只能叫乳房,安娜的才能叫做奶子。但好在可欣的乳房底盘够大,越
揉越有料,而且坚挺无比。

  可欣终于可怜兮兮地回头看着我,却被我擒住红唇,那一刻我似乎觉得接吻
是女人的天性,因为她的舌头是先伸进我嘴里的。

  [唔唔……唔唔……]

  这样的姿势太适合可欣,她的长腿简直就是最好的炮架,把圆翘结实的屁股
刚好送在我的肉棒处。我腾出一只揉奶的手,绕在前边儿摸到了她的小阴蒂轻轻
摩擦,这样的姿势,可欣的舌头,乳房,阴道,阴蒂竟然一处都没有闲着,如果
不是我的鸡巴挑着她的逼,她早就软倒在厕所里了!

  [唔唔,嗯嗯……嗯嗯……饶了我吧!我……受不了了……]

  我记得,「饶了我吧」这句话,可欣一辈子只对我说了这一次,以后几乎都
是我在用这句话求她。

  可欣就这样站着高潮了,她抖着身子蹲在了地上,我射的时候,是自己用手
接力撸出来的,射了她一身都是。

  爽是爽了,冷静下来以后,再想想刚才发出的声音的确不小,这厕所连门都
关不严,即使安娜在卧室里也有可能察觉。

  男人总是在爽了以后才顾忌到后果,但是也只能听天由命了。我留可欣一个
人在厕所清洗,自己重新悄悄返回卧室。

  果然,这世界上根本没有日本AV演的夫目前犯,也不会有我在「妻目前犯」
的好事儿。还没上床,我就看到安娜的拖鞋换了位置,她应该已经下过床了。但
是我还是抱着侥幸心理,认为是自己记错了。

  直到我重新回到被子里,直到可欣也悄悄上床。我试着想把手放到安娜的腰
上,马上就被她狠狠地甩开,她根本就没睡!

  我太不小心了,才第一次偷吃,就东窗事发,这是一个无眠的夜晚。

上一页章节列表下一页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