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根书迷 > 往事非云烟 > 【往事非云烟】(二)

作者:南博万
字数:8999
2020/02/10

  这下可好,我也不用尴尬了。

  可欣提出让我背安娜回家,现在的情况也只有如此。我怎么也想不到日思夜
想的女孩终于赴约,却只说了两句话后,就用这种自杀式的喝酒方法干倒了毫无
酒精经验的娇躯。

  除了担心背上的女孩儿吐我一身以外,我还是非常愿意背着她。温软如玉,
柔若无骨,两团儿美肉毫无抵抗地贴在我背上,圆翘的美臀坐在我的手上,简直
就是一种享受。

  可欣叫了一辆出租车,说了地址。不到十分钟就到了一个十分老旧的小区门
口,我发现这小区正对着她们学校的操场,看来虽然旧,但也是学区房呀!

  男人的思维是有提前量的,在车上时我就一直在考虑,我要怎么把这个喝的
人事不省的高二女孩背回她家,她的父母一定会质问我是谁,会不会给她带来什
么麻烦?

  果不其然,一下车还没有进小区,可欣就抢上来要替我背她。

  [好了,好了,你放下她,我背她回家就好了。][你能行吗?]我问道。

  [行,行,你快走吧。]我只好把安娜放下来,又扶着她趴在了可欣背上。
可欣绝对是个习惯性高估自己的人。她刚走两部步,就踉踉跄跄一歪身子,把安
娜摔了个结实。
    我急忙过去扶起安娜,她被这一摔给疼醒了,眼神涣散地看着面前的我和可欣。

  [安娜……你没事就好,我……我背不动你,到底怎么办,你说呀。]安娜
看了看我,突然搂住我的脖子突然吻了上来,这一下确实让我不知所措,她一嘴
的酒气,显然是醉的厉害。

  可欣看到后,更是气的直跺脚,伸手就要把我们俩的头分开,喊道。

  [你醒醒,你醒醒,他谁呀,你就亲,你疯了吗?]这种亲吻其实我也十分
的反感,可她的唇好软,又让我很喜欢,如果她清醒的时候,我一定会好好教教
她接吻的要领。

  [安娜,我背不动你,你快说呀,现在怎么办?哎呀,你别亲了。]可欣还
在一旁劝阻,安娜终于松开了红唇,晕晕乎乎地对可欣说道,[就让他背我上去。
][啊?这可是你说的,你醒了不要怨我。]可欣追问道。

  安娜点头确认后,可欣才重新把她扶在我的背上,说道。[就这个单元,六
楼,我们上去吧][我背她上去没问题,问题是我怎么和她家里人说,还是背到
门口我就走?]可欣白眼儿一翻,一边推着我上楼一边说道,[她家里只有她一
个人,你……你最好老实点儿。]一个高中女学生,一个人独居,这不算什么事,
但也绝不是正常家庭的安排。后来我才知道,安娜的父母离婚了,她和爸爸一起
住,结果她爸又要再婚,女方绝不同意带上她这个拖油瓶。她爸只好在离学校最
近的小区给她租了一套房子,方便她上学之余,自己也离开女儿在外地重新开始
生活。这样的男人的确愧为人父,但是每月也会寄生活费给她,并且反复地叮嘱
她,绝对不能让外人知道她是独居,这样会很危险。安娜本来叫李娜,因为和爸
爸不合,才自己改和妈妈姓,她妈妈是礼泉县安家村的安姓,所以有了现在的名
字,而户口本上其实还是叫李娜。

  安娜家是一所很老旧的一室一厅,客厅的拐角处是厨房与卫生间。虽然陈设
简单,但是也能看出她经常收拾屋子,是个勤快的女孩。

  可欣把我挡在客厅外边,在卧室里给安娜拖鞋,换衣服,直到给她盖好了被
子才允许我进去。

  我刚坐在床头想去摸摸安娜的额头,可欣就急地一把拉着我的手,[干啥?
想干啥呢?谁让你摸了?][我是想看看她发烧了没有,关心一下,嘿嘿。]我
解释道。

  [哼,你想干啥,我还不知道吗?耍流氓……][哎!你坐在这里,我能耍
什么流氓?难道当着你的面扒她的裤子吗?][现在当然不会,但是我走了以后
你一定会的,每个男人都会。对不对?]对不对我不知道,但是当我听到她要走
的时候,心里那叫一个高兴,差点儿就笑出了声。

  [慢走,不送……][你……你想得美,我绝对不会丢下她一个人,你想什
么,以为我不知道吗?][是你自己说要走的,我想什么与你何干?][我要走,
你也必须和我一起走,快点快点,我回去晚了,我爸会打死我的。]可欣说完就
拉着我往外边扯,她当然扯不动我,最后我干脆拉下脸说道,[你够了吧!这关
你什么是事?][怎么不关我的事?她是我同学,又是好朋友,我怎么可以在她
喝醉的时候把她丢给一个陌生男人?][陌生人?你有没有搞错?刚才她主动亲
我你没看见吗?是她自己说让我送她回来的,对吧?我现在是他男朋友了,你少
管闲事……]我装模作样地帮安娜整了整被子。

  [你……你……][我咋了?我说错了吗?多管闲事,奥,我知道了,你想
抢你闺蜜的男朋友,哈哈,别做梦了。快回家去吧,小心你爸打你屁股。]可欣
一跺脚,红着脸说,[谁稀罕你,你……]然后使劲儿地去摇安娜的肩膀,[喂
……你醒醒,我要走了,他赖着不走怎么办啊?]还别说,安娜只是喝醉了,被
她这样摇晃后,还真的醒了,傻傻地看了看我,然后推开了可欣,嘴里嘟囔着,
[你……快回家吧!没关系啦……][哈哈,听见了吧,你还有什么话说,咸吃
萝卜淡操心……]可欣气地拿起她的包,转头就走。我很绅士地送她出门,关上
门的一瞬间,她又回头道,[求你了……你能不能不要趁人之危?]看着这么诚
恳的一张脸,我当然不会为之所动,尽早送走这个电灯泡才是最重要的,在得到
我敷衍的点头后,可欣才离开。

  [什么叫趁人之危?她刚才能亲我,凭什么我就不能亲回去,喝醉就了不起
呀?]刚想进屋尝尝这只小白兔,就听屋里有家具翻倒的声音,接着就看到安娜
跌倒在地。

  [你怎么能醉成这样?没喝过酒呀!你要什么?我帮你拿,要喝水吗?]我
扶起安娜,她全身无力地偎在我身上。

  [我要上厕所……呜呜……]当时的卫生间极少有坐便,安娜家也只有一个
狭小空间里的蹲便。她现在的样子,我如果不扶着她,她一定会摔到厕所里,甚
至自己连内裤都脱不下来。

  接着我的人生就出现了许多第一次。

  第一次脱下女孩儿的内裤,而不是为了干她。第一次看到女孩儿撒尿。第一
次被人尿了一手。

  可能憋坏了吧?我把她的内裤刚退到一半时,她就半蹲半站地尿了出来,只
感觉手上一热,躲都来不及了。

  世界对女人极不公平,好看的女孩儿到哪里都受欢迎,比如我被她尿了一手,
竟然一点儿都不生气。

  好不容易扶她躺好,这次根本就没有盖上被子。我看着她精致的脸颊,心想
[骚扰你的男生帮你摆平了,嘴也让你亲了,你还尿了我一手,我先看看你的奶
子总算是公平吧!]我聊起她睡衣的下摆,开始一点点朝上拉,紧致白皙的皮肤
真是配的上她的美貌,直到睡衣向上受阻后,一个圆圆的弧度慢慢出现,高耸的
乳峰被我用力压制,接着比肤色略深的乳晕出现,然后一左一右两个嫩嫩的奶头
儿跳了出来,直到一对儿丰满的奶子完全露出来,恢复了它们傲耸的样子。

  这是个高二女生的胸部?

  我一个手根本就揉不住,真是弹性十足,不管怎么揉捏,只要松手就会弹回
原装。我玩的爱不释手,真是一秒钟都不想离开她的双乳,最后干脆两只手把一
个奶挤的高高的凸出奶头儿,一俯身吃在嘴里吮吸着。

  [嗯……嗯……]安娜马上发出了微微的呻吟,听地我胯下硬邦邦的,接着
她的手按住了我的头,醉梦中拧动着身体。

  我根本不怕她醒来,反而希望她清醒着接受我的一会儿侵犯。因为以我的经
验,女人只要愿意和你回家,就是默许你上她,即使有些推推委委,也不用理她。
只要你插进去,她就会马上配合你的动作。只要你射进去,她就是你的女人。

  我把整张脸埋在她的双乳中间,闻着少女的奶香,舔着已经翘起来的奶头,
一只手插进她的裤子,却摸到了她尿湿的内裤,甚至连大腿根部都还留有尿液。

  我不嫌弃她尿在我手上,不讲究卫生没关系,但要这样搅和着尿液插进去,
难免有些扫兴。毕竟这是我们俩的第一次,把她的小妹妹洗干净了再肏更完美一
些,何况还可以近距离的赏玩儿一下她的美穴。

  我去厨房倒了一盆热水,放在床边后,刚准备扒了她的裤子,就听外边儿的
防盗门被砸的[咣咣]直响。

  这可把我吓坏了,连硬着的家伙也迅速低头,要知道如果她爸突然回来,我
再落个诱奸,可不是开玩笑的。

  [开门,你快点开门,你在干什么?]听到了可欣的声音,我才算是长出了
一口气,放下心来又马上挺生气,赶忙帮安娜整理好衣裤,盖好了被子。

  可欣气呼呼地掀起被子,仔细检查了安娜的衣服,最后也没看出什么不对,
又摇了摇她的肩膀,安娜一转身并没有醒来。

  接着,可欣看到了地上的一盆热水,瞪大了眼睛质问我,[这是什么意思?
][我……我想给她洗脚……怎么了?]我匆忙编了个理由答道。

  [洗脚?你要给她洗脚……你才见了她两次,就对她这么好?]可欣的脸上
划过的一丝嫉妒,被我准确的捕捉到了。

  我心想,她如果知道这盆水是给安娜洗屄用的,会不会杀了我?

  [你出来,我有话要给你说。]我和可欣面对面坐在沙发上,她看我的眼神
极度地的复杂,半晌才郑重地说道,[不管你有多喜欢安娜,我今天是不会让你
们单独在一起的,我想好了,你说吧,要怎么样才肯和我一起走,任何条件我都
答应。]看着她着急的可爱样子,我差点笑出来,既然这样,我就不用客气了,
[哈哈!我要抓一下,你肯不肯?][抓一下,什么?]她刚说完,就看见我的
抓奶龙爪手在她面前比划着,顿时脸变得通红,骂道,[我果然没有看错你,你
是个流氓,你……你刚才肯定摸过她了,对不对?][刚才没有,不过你如果不
让我摸你的,我就去摸她的,怎么样?答应不答应?]可欣虽然被气地够呛,但
是我没想到,她只是稍作考虑后,就把胸脯往前一挺说道,[摸吧,就这样摸一
下。]她挺着的胸脯虽然没有安娜那么高耸,但是按照高二女生的标准,也算是
正常偏上了,何况我一眼就能看出来,她的胸型是完美的碗型,属于越揉越有的
那种。

  我装成一副色狼的样子,还故意让她看见我咽了一下口水,伸出手的一瞬间,
她闭上了双眼。结果半天也没有感到胸部被袭,缓缓睁开双眼,看到我只是在她
的胸前比划着揉弄她乳房的样子。

  [要摸快摸,不摸拉倒,反正你今天别想欺负她。][我改变主意了,我又
不想摸了,我只想你亲我一下,快点……亲了我,我就和你走。][你事真多,
亲就亲。]她嘴上说地简单,可是却红着脸,按着我的肩膀,却却诺诺半天才递
上红唇,马上就要挨到我的嘴唇时,又要求我闭上眼睛。

  最后,反倒是她闭上了眼睛,我们的嘴唇碰到了一起。我以为她会挨一下就
离开,谁知她热热的唇片儿足足在我的嘴上停留了十几秒,其实这根本不算是接
吻,只是轻轻地碰触,我心里却感觉到这也许是她的初吻。

  那晚我没有享受到梦寐以求的肉体,却在嘴里留下了安娜的奶香,唇间留下
了可欣的初吻,至于手上……

  我和可欣坐在出租车上的时候,我悄悄闻了一下自己的手,这味道我还真不
讨厌。

  第二天晚上,我买了晚饭,轻车熟路地拎着上楼找安娜,这就是她爸为什么
反复交代她不能让别人知道她独居的原因。

  可欣昨晚说过,只要是安娜清醒的时候,她无权过问我们俩的事儿,看来她
还真是个好闺蜜。

  安娜看见是我,稍微犹豫了一下就开门让我进去,有了昨晚的事,她显得有
些尴尬,但还是客气地给我倒了水。

  我买了这附近最有名的牛肉炒面和熏肉大饼,她推说一个人吃不完,拿了碗
分成了两份和我面对面坐着一起吃。

  [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这个?]安娜问道。

  [我不知道,因为我喜欢吃,看来咱俩口味儿一样啊?]安娜笑着点头,然
后又说,[熏肉大饼我不吃,里面有葱呢!你吃吧!][我没让放葱,你尝尝看。
][你怎么知道我不吃葱蒜的?][因为我也不吃葱蒜啊!]这次安娜真的有些
意外了,其实我也觉得很巧,我们的确有着相同的口味和忌口。无形中也互相更
生好感。

  吃完饭,她去洗碗的时候,我从身后轻轻抱住了她。她只是稍稍怔了一下,
就继续手上的活儿。

  我扶着她的纤腰,偷偷低头观看着诱人的线条,翘起的小圆臀顶在我的胯部,
简单的碰触都让人销魂荡魄。

  我又搂地紧了一些,下身顶着她的翘臀,然后轻轻吻着她的耳根。安娜终于
停手扭过了头,和我短暂的四目相对后,送上了红唇。和那次酒醉后的乱吻不同,
她这次吻的很小心,嫩软的双唇间慢慢地湿润,接着松开了牙冠,迎进我的舌头。

  我们相拥在一起,边走边吻,都不想离开对方的嘴唇。直到我把她压在沙发
上,她的舌头也放肆地伸进我的嘴里,渡来甜甜的口水。

  她的呼吸越来越急促,我这时候已经可以为所欲为了,一只手隔着衣服就按
在了她的乳房上,不但没有任何反抗,反而稍微测过身子,腾出空间让我揉她的
奶。

  这么配合的动作让我觉得我们好像相恋已久,但事实上只见过两次。其实也
没有什么奇怪的,性本来就应该是很容易得到的东西,随着人的年龄增长和物质
的要求,只会变得越来越难以得到。我们年轻的时候,少男少女们只要白天聊得
来,晚上再加上一张床,女孩肯定会和你滚上去,没有什么条件与顾虑。

  我一边揉着安娜的乳峰,一边结束了亲吻,在她耳边轻轻夸道,[你的胸好
大!][你昨晚不是都摸过了吗?流氓……][啊?你装醉呀?]我惊讶道,但
是想想昨晚她的样子又的确不像。

  [谁装醉了?我……我从来都没有喝过酒,我一点劲儿都没有,也……也不
想动。]安娜说完把脸贴在我的肩膀上有道,[这么大人了,还……还吃奶,羞
不羞……]不管过多久,她的温柔都刻在我的脑海里,从来都没有忘记过。

  我把她拥在怀里,既然她都这么说了,我的手毫不犹豫地顺着她的领口就插
进了胸罩里,揉着又大又圆的奶子。

  [你轻点儿……嗯嗯。][你既然知道昨晚我干了什么,也应该知道自己干
了什么吧?][我……我躺着没动吧?]安娜一只手放缓我的动作,睁着圆圆的
眼睛看着我。

  [你怎么上的厕所,记得吗?][讨厌……不许说,我忘了呢。]她拒不承
认。

  [那你尿到我手上,也一定忘了吧?][啊?我……真的……]她显然记得
是我扶她上了厕所,却不知道我当时的遭遇。

  [我一直都没洗,不信你问问看,哈哈!]我说完作势把手往她鼻子上凑,
被她一把抓住,本来就被我亲的红扑扑的脸蛋儿更红了。

  [不要,我不闻……我……我对不起,行了吧,以后不许你提了,羞死人了!
][不提可以,但是你怎么补偿我?][你说嘛!你还想怎么样?][我今晚不
想走了……可以不?][都让你进来了……你要不愿意走就别走了,我一个人住
挺害怕的。]我觉得自己也是多此一举,女孩的心思这时已经很明显了,今晚只
剩下洞房了。

  [但是有个条件。]安娜又说道。

  [什么,你说吧!][我们睡一起,只能摸上边,不能做那个事儿。]对于
这种装模作样的矜持,我见的多了,当然是先答应,等睡到一起了,老子他妈的
要是把鸡巴插不到你的小骚逼里,还算是什么男人?

  [好!我坐怀不乱,哈哈!]安娜还正在收拾房间,就被我猴急的连拉带拽,
最后拗不过我,才简单的洗漱后和我关了灯上床。

  黑漆漆的屋里我更加地肆无忌惮,几下就把她扒地只剩下内裤,她觉得我已
经答应了,并没有做任何挣扎,任我连亲带摸,没几下就娇喘连连。

  我一只手揉一个奶,嘴里还含着翘起的乳头儿,听着她[嗯……啊……]的
陶醉声,心想她这么骚,还说什么不做爱,估计再几下她自己就把内裤脱了吧!

  这是我第一次对这种状况判断失误,而且是大错特错,接下来的日子,现在
想起来虽然觉得好笑,但是在当时无疑是一种耻辱。

  无论她发出的声音多么的销魂,无论我怎么亲吻,怎么抚摸,她的内裤我怎
么都扒不下来,她死死地抓住我的手,扭着她的纤腰,激烈的反抗,如果无效,
眼泪就哗哗地流。

  [呜呜……呜呜……你说话不算数,你欺负我……呜呜……]我不是什么君
子,但是这样下去的话,和强奸毫无分别。昨晚她喝醉了,我还可以骗自己上了
再说,可现在事实摆在眼前,人家真不愿意。更何况,这样一个温柔的女孩,我
一看到她的眼泪就心软到不行。

  这一晚,我抱着她翻来覆去的折腾,直到凌晨三点,才恨恨地抓着奶睡着了。

  接下来的几天,我天天接她下晚自习,可欣每次见到我都不高兴,要么踢我
一脚,要么骂我几句后,气呼呼地看着我和安娜回家。

  安娜的乳房我可以零距离且不分时段地随便玩弄,亲也好,揉也好,吃也好,
她都绝对的配合,这一对儿美乳绝对是对我的最大安慰,甚至她趴在桌子上写作
业的时候,我都可以把她的衣服撩起来,一边儿玩儿她的奶,一边儿看她学习。

  晚上在床上变成了我的噩梦,我甚至摸到她内裤都湿透了,但就是不肯脱。
我不禁开始怀疑她是不是有什么病,以至于不能做爱。更甚至像某些武侠小说里
的女子,练习了玉女心经,不能破功。要不然哪有这么能忍的女人?

  [求你了……宝贝儿,让我插进去吧!][真的不行!你抱着我睡嘛!][
妈的,老子抱着你,更难受,都快爆炸了!]这几天我们已经很熟悉了,爆个粗
口更显得我委屈。她也不生气,反而笑着说不许我讲脏话。

  一个礼拜,整整一个礼拜后,安娜才被我连哄带骗的说只想摸摸她的毛毛儿,
最终把内裤脱了下来。

  像这种[我就蹭蹭,绝对不插进去]的谎言,也许不少男人都觉得会成功,
可是我真的插不进去,她把腿夹地死死的,我只要用力去分,她除了暴力挣扎,
就是哭哭啼啼,还是那句我都听烦了的话,[呜呜……你欺负我。]我真的就只
摸到了她柔顺的阴毛,连手指头都不让我插进去。

  [我难受的厉害,宝贝儿,你摸摸我,]我拉着她的手按在硬挺的鸡巴上,
她明明有欲望,明明每次只要摸到肉棒,就呻吟的厉害,大腿根儿都是淫水。

  [嗯……好硬呢……你轻点儿揉……我疼了]我心想,[老子真想揉爆你的
奶子,你是石女呀?]我一个礼拜都没有射过了,关键是天天还抱着这么一个美
若天仙的小妖精,想死的心都有了。

  [我就在你那里蹭蹭,绝对不插进去,求你了,我快难受死了!]这第一次
的保证,没想到这次她竟然点头了。

  我翻身上马,她柔滑的玉腿马上就一级警戒紧紧合在一起,和那道销魂的肉
缝儿形成一个三角地带,我把鸡巴挨着她软软的阴毛插入腿缝中,上边儿能感觉
到她肉肉的阴唇,进进出出没几下,就有淫水儿溢出来帮忙润滑,这下的确是舒
服多了。

  [啊!爽……]女人还没叫,我就爽出了声,也确实是委屈大了,我就把腿
缝当成她的小穴插了起来。

  [嗯嗯……嗯嗯……]安娜也轻轻呻吟配合着我。

  一翻插弄后,这销魂的三角处已经泛滥着体液,充分的润滑让我几乎有了真
实性交的体验,我疯狂地在她身上挺弄,十几分钟后,终于把积攒了一周的精液
射了个干干净净。

  她的腿上,屁股缝里,床单上,到处都是,也算是满足了一次。

  我懒懒地躺在床上,看着她在忙着擦拭精液。

  [你弄的到处都是,满意了吧?][老子满意个鸡巴!老子鸡巴不满意!]
我心里骂着,还是把她拥进怀里,夸奖她今天的让步。如果她真的是个放荡的女
孩,哪会在乎这最后的插入。我知道她一定有原因,我也不想知道为什么。

  又一个礼拜了,可欣在学校门口最近见到我时,都投来鄙视甚至嘲笑的目光,
但是我买给她的可乐,她都毫不客气地用力拧开盖子,然后[咕嘟,咕嘟,]大
口喝着,直到她的美腿跨上自行车,还拿空饮料瓶远远砸过来。

  现在好了,安娜再也不用我强脱她的内裤,每次都会一丝不挂地钻进被窝里,
两个全裸的躯体都饥渴难耐似的缠在一起,她的舌头和我绕在一起交换着口水,
还会拉着我的手扣在她的乳房上,用光滑平坦的小腹磨着我的肉棒子,最后[嗯
嗯啊啊]地让我压在她身上,为我准备好那个假肉缝儿供我插弄……

  我慢慢地察觉到,她的不满足其实比我要大的多。这样的话,我反倒不急了。
我撑起身体,把龟头顶住三角处,轻轻挺了几下,然后就开始逗她说,[你信不
信,我这次一下就能插到你里面去。]安娜根不本就不怕,只是又死死地把腿夹
紧,确保安全后笑道,[嘻嘻……女人不愿意,男人永远都进不去呢!][那我
插了,你准备好了吗?][嗯,你试试呀,把你能的?]我又调整了角度和姿势,
作势要冲刺,嘴里数到,[一,二,三……]谁知道我刚数到三用力插的时候,
安娜突地向下一缩身体,我用力过猛,肉棒顺着她的小腹滑走,[咣,]地一声,
我的头狠狠地撞在了木质的床头上,顿时觉得一阵剧痛,头晕眼花。

  [哈哈哈哈……你……哈哈……看你还能不能?笑死我了……]安娜坐起身,
捂着嘴笑地两个奶子在胸前乱跳,那场景真是好性感,好可爱,我虽然眼冒金星,
也不愿意错过这种艳景。

  这时,安娜才发现我真的是撞厉害了,因为脑门上已经红肿了起来,她挪着
光屁股把我的头扶起,一边揉,一边把我的脸放在她的乳肉上,像哄小孩儿一样
说着,[奥……我们可怜死了,乖乖,可怜死了,吃奶奶吧……吃奶奶就不疼了
……](「我们」是一种溺爱的称呼,是单指我一个人,不是我们俩。)

  她说完就把粉粉的奶头儿送在我嘴边儿,我也没羞没臊地含在嘴里吮吸着,
[你是个傻蛋儿么,呵呵,乖乖吃奶,下次不要那么用力了……]我就这样躺在
一个高二女生的怀里,闭着眼含着她的奶儿,好像真的不太疼了。

  这画面的确很奇怪,而且后来的日子里,我经常会这样,有时是做完爱很累
的时候,有时是在外边受了委屈。总之,她的双乳可以把我变成一只欲望的野兽,
也可以把我变成一个安静的孩子。

  第二天是星期六,一大早我就被轻轻的读书声唤醒,安娜靠在床头在背诵着
英语单词,我听不太懂,只是把头偎在她的胸口听着,手放在她顺滑的阴毛上摸
着。

  过了一会儿,她突然说道,[我不是处女……][嗯,]我听到了,没有接
话。

  [我要是让你得到我……你会不会就……]没等她说完话我就猛地坐起身子,
举起手发誓道,[不会,……我永远不会离开你,我发誓……我会永远对你好…
…一生一世都对你好……]接着,我看到了一行眼泪,安娜微笑着流下了眼泪。
然后,她把英语书放到了一边,我们抱在了一起,我喜欢她嘴里的味道,但那种
和眼泪混合在一起的口水味儿,甜甜的,咸咸的,我此生此世再也没有尝到过。

  这次,她的腿分开了,我没有用任何的力气,还被她引导着顶在了潮湿的洞
口,她的眼泪还没有干透,却急切的按着我的屁股朝下压着,[你插进来……我
好想要…………]她腿间的销魂玉涡如饥似渴的包裹着我的肉棒,小腹挺着主动
配合我的插弄,我从没有这么疯狂的地干过一个女孩,也从没有被女孩儿抱着头
乱亲乱舔,她在我的耳边放肆的呻吟着,原来阴道的摩擦和子宫的撞击才是她叫
床声的最后开关,那样的声音,不是来自她的器官,而是来自她的欲望。

  [啊啊……嗯嗯……啊啊……要……啊啊……我要……啊啊……不要分开…
…不要分开……不要分开]安娜是上天赐给我的女神,哈哈!她叫床时喊出的[
不要分开]更是如此的特别,后来她才羞羞地告诉我,磨到了她的小阴蒂就不许
分开,然后她才能高潮。

  她的高潮每次都会高高的拱起腰身,同时会和我接吻,上边儿吸着我的舌头
和口水,下边接受我的精液。

  [啊啊……啊啊……给我……嗯嗯……]第一次在她的小穴里射精,爽的我
竟然全身颤抖,是我们俩一起在颤抖,我曾经认为自己阅女无数,以后也再不好
意思提起,和她比起来,我以前那些不太算是性爱。

  [不许你拔出来……嗯嗯……你把我弄的舒服死了……就在里面多待一会。
]安娜的阴道里早已经是泥泞不堪,她还在不停地吻着或者是舔着我的脖子,不
许我拔出来。她突然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我,然后又高兴地亲了我一下
说道,[我们厉害死了,又硬了呢……再来……让你弄够够的……]这样的做爱
我是第一次,我的鸡巴被她的淫水和自己的精液泡着,就这样在她身体里面又硬
挺起来,插在她的逼里面[咕叽,咕叽,]地响个不停。

  [啊啊……啊啊……厉害死了……嗯嗯……弄死我了……啊啊啊……]第二
次持续的时间更长,足足干了半个小时才渐有射意,我干脆把她的双腿按在她的
胸口,狠狠地射了进去,[啊啊……讨厌……啊啊,不许你射……啊啊啊……你
讨厌……]这次做完了,安娜没有夸我,而是扁着嘴一副委屈的样子,让我不明
所以。

  [讨厌……人家还没有呢!就知道自己舒服……流氓的很。]在我的以前性
经历中,根本不会顾忌女人的感受,全是一顿地猛插乱捅,射完了就完了。怎么
到了她这里,就变成了她有高潮,我就是威猛,她没有高潮,我就是流氓了!

  [啊?……那怎么办啊?我以为你……你有了呢?][没有,没有,我不管
……你赔我……]安娜坐在床上,乱蹬着腿撒娇。

  [赔就赔,我们再来一次,可以了吧?]安娜噘嘴问道,[你还行吗?][
给你说实话吧!其实我有性功能障碍,根本就硬不起来,可是一看到你,我不仅
硬了,还做了两次。][哼……你胡说。][我没胡说,在你面前根本就没有不
听话的老二,哈哈!]安娜听出来我是在夸她性感,嫣然一笑,一把抱住我,又
开始一边亲我,一边用双乳摩擦我的身体,最后上手抚弄我半软的肉棒。

  五分钟后,我又渐渐硬了起来,这次我让她侧着身体,从后面插入,揉着奶
子干了起来。为了补偿她一次高潮,我悄悄拉着她的手放在她的穴口上,她不明
白我的用意,摸到了我俩的交合处,以为我希望让她去摸,所以温柔地摸着我的
蛋蛋。

  [宝贝儿,不是我的,是你的这里。]我重新给她指明位置,她才明白过来,
接着她开始学着手淫,由于有上一次的关系,不到两分钟就抖着圆屁股高潮了。

  [啊啊……不要这样……啊啊……要你……啊啊啊!]我一边狠狠捅着她收
缩颤抖的阴道,一边把手指插进她的嘴里,马上叫声就停止了,换成了[嗯嗯…
…嗯嗯……]的吮吸声。

  等她高潮减退,我又把她翻过身,压上去再次插入,最后在她[不要分开…
…不要分开的……]的叫声中第三次射在她的体内。

  [乖乖,这下公平了吧!还给你了!]安娜趴在我的怀里,脸上的潮红还在,
就扭着屁股娇道,[讨厌……你教坏我了……我不想自己弄,羞死了……][羞
什么羞?我不在的时候,你自己也可以玩儿啊!][你为什么会不再在?]她抬
头看着我问道。

  我知道她又想多了,解释道,[我意思是,万一我忙,万一我在工作,你骚
起来怎么办,哈哈!][你讨厌……我才不骚呢!万一……万一我想你……也不
自己弄……我要等你来。]我们就好像是要把前边半个月没有做的爱,全部补回
来一样,反正是星期六,她也不用上学,搂在一起,硬了就插进去,射完了就躺
在床上找着感觉。

  中午,两个人肚子都饿了,才穿上衣服下楼吃饭,刚走到门口,我看她穿上
裙子的屁股更加性感,在门口撩起她的裙子,按在墙上从后面又干了一次,站着
操弄又是另一种感受,弄的她下楼时都需要扶着墙走。

  我们把饭打包回来,坐在一起,你喂我一口,我喂你一口,一根儿面条一头
儿在她嘴里,一头儿在我嘴里,一起吸着吃,最后越来越近,嘴碰到一起时就顺
势接吻,没几下就把饭菜扔到了一边儿,她自己脱了内裤就骑在我身上,我坐在
椅子上抱着她的圆臀,任她自由操作,上下套弄,她还主动撩起上衣,让浑圆的
美乳在我眼前跳动。

  最后,我干脆让她裸着两个奶子陪我吃饭,真是秀色可餐。

  整整的一天,我们吃饱了就躺在一起,释放着所有的情欲,除了吃饭和上厕
所,几乎都在做爱和缠绵,晚上还要抱在一起睡觉,好像害怕对方跑了一样。

  年轻真好,好像有着无穷无尽的精力去挥霍和享受,整整24个小时过去了,
我创造了人生中无法再打破的记录,到第二天早上,我在她几乎麻木的阴道里射
完最后一次,一共是十一次,安娜一天里也足足高潮了七次。

  很多年过去了,我想起那一天,就觉得自己是个牲口,也许比牲口还能搞。

  所谓红颜薄命,其实男人遇到这种女人会更惨,何止是薄命,简直会要命。

上一页章节列表下一页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