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根书迷 > 往事非云烟 > 【往事非云烟】(一)

作者:南博万
字数:8213
2020/02/03

  世界上什么最珍贵?有人说是感情,我觉得是年轻,因为年轻可以创造出感
情,所谓「人不风流枉少年。」

  1998年,我刚刚20岁,家里承包了五辆出租车,在那个年代,也算是富足家
庭。我虽然也学了驾照,但因为玩心太重,最多也只是偶尔替有事的司机开一天。
大多数时候,算不上游手好闲,却也没少闯祸。

  由于香港古惑仔电影的影响,那个年代的年轻人流行混社会,其实就是喝酒
蹦迪,拉帮结派,然后惹事群殴。没错!那时候就是要没事惹事。

  由于迪吧刚刚兴起,消费又高出很多,所以大多数时间,我们这些「混混」
还都聚集在大众舞厅里。这里不但有架打,而且女孩特别多。

  那时候的女孩不像现在,大多数没有什么虚荣心,更没有要把自己婚姻当做
商品出售,经常听到某某的女朋友说出,「我要你养?」之类的话。

  当然,在这里,没人想到婚姻,都是血气方刚的年龄,到这里只是来释放欲
望而已。

  舞池里,让人眼花缭乱的射灯打在女孩们紧绷着屁股的短裙上,年轻的肉体
跟着音乐的节奏和尖叫声摇摆着,男孩们的目光都落在她们的乳房,屁股和大白
腿上。

  记得当时流行的一句话「女人是天上的鸟,谁打下来就是谁的」

  我虽然长得不算很帅,但180 的身高也加分不少。更重要的是我好像天生就
了解女孩们的心思,只要和一个女孩跳一次舞,闲聊几句,我就知道她的心里防
线在哪里?她的裙子好不好撩起来?

  我曾经创造过连续一个礼拜天天都交新女朋友的记录,这还不算,最让伙计
们佩服的是,我说几天可以搞定某个妹子,就一定准,从没有提前和推后过。在
她出现以前……

  某天晚上,不知道为什么,舞厅里的人很少。我们哥几个正在无聊,讨论着
是不是换个地方,顺便把以前和某伙人的恩怨了结一下。舞厅门口闪出两个女孩
的身影,一高一矮相互搀扶依偎在一起,并且朝黑暗的舞池中观望。

  从我的方向看去,只能借助后面的光线看到两人身材的轮廓,高挑的女孩有
170 ,相对低一些的也有165 ,而且腰臀的轮廓真是极品。

  锁定她们的座位以后,我毫不犹豫地走过去,根本没管身后的起哄声。毕竟
无主的鸟儿不管打中打不中,都要先开枪。

  「小姐,能和我跳个舞吗?」我冲着身材娇好的那个女孩深鞠一躬,装作一
副绅士样儿。说实话,二十年后的今天,我想起当年邀请女孩跳舞的这一套,自
己都觉得恶心又老土,可是毕竟是时代变了,在当时,大家都这样,也没觉得有
什么不妥。

  她俩紧挨着坐在一起,好像根本没想到刚坐下就有人请她们跳舞,吓得朝另
一侧歪了歪身子,被我邀请的那个更是胆小,把头朝同伴儿的肩膀上靠着,才胆
怯地转过脸打量着我。

  看到她脸的那一刻,我还是第一次被女人的容貌引地发愣。如果让我现在再
形容一次,那么我看到的就是一张足以祸国乱政的容颜,是苏妲己还是褒姒?可
是就在这样妩媚的一张脸上,却生着一双怯生生的灵动眉目。实在是难得一见,
惊作天人……

  尴尬片刻后,这美人儿竟然没有任何表示,只是把旁边高挑的女孩的臂弯掺
地更紧了,一副害怕的样子。

  对于这种状态,我见得多了。处理起来简直是得心应手。直接坐在了她旁边,
(过去的舞厅里都是长沙发)

  「小姐,你怎么不说话?」

  需要解释一下,当年真的是把女孩叫做「小姐」的,是一种尊称。换做今天,
人家非呼你一巴掌不可。

  她见我坐下,连忙挪了挪屁股,保持距离,又轻轻地摇了摇头,表示拒绝。

  「你看哦,到澡堂子是去洗澡,菜市场是去买菜,你到这里来,当然要跳舞
了……坐在这里不动的,是领导来视察,请问你是哪位领导?」

  「我……」这美人儿终于张口了,却什么都没说。

  「你怎么了?我叫老七,你呢?」

  我姓韩,当年有一部老电影里有个坏人叫「韩老六」,朋友们打趣,给我起
了外号。

  美人儿一捂嘴,好像在笑我的名字。旁边的高挑女孩好像胆子大些,接道,
「她不会跳舞,你走吧!」

  「你不会跳舞吗?」我问道。

  「嗯……」女孩狠狠点点头,表示同伴儿说的是真的。

  岂不知,这种推诿简直毫无意义。

  「不会跳舞,那太好了……」

  「为什么啊……」女孩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我在这里兼职舞蹈教练,今天礼拜六,你正好是本舞厅的第八十八位幸运
入场者,可以免费接受培训……」

  这一顿胡扯其实是一套一套的,就像今天的销售话术一样。

  「你可真能乱说,还幸运者?还教练?我才不信呢!」旁边的女孩接道。

  「作为一个舞蹈教练,我的技术在于高超的舞蹈造诣,你叫你朋友试试就知
道了,包教包会,童叟无欺!」

  这些话,现在叫油嘴滑舌,当年说起来好像没什么。

  「那你教我吧!我陪你跳……」说着旁边高挑的女孩站了起来,她好像胆子
大的多。

  这时候我才发现,这女孩也很漂亮,长得好像梁咏琪,如果不是旁边这个苏
妲己的衬托,她也是难得的大美女。

  我的目标很明确,绝不会轻易放弃,回答道,「你不要夺人所爱好不好?这
样挖闺蜜的墙角,不好吧?」

  「你……你还挑人?本小姐……哼!」她气的坐下,还跺了跺脚表示愤怒。
旁边的小美人儿就更不愿意了。

  「你别胡说了,什么挖墙角?还夺人所爱,谁爱你了?」

  女人的心里是一个复杂的方程式,我拒绝了她的闺蜜,却等同于肯定了她的
魅力,所以嘴上不高兴的时候,却站起来接着说道,「跳就跳,不然你就赖在这
儿不走了。」

  我拉着她的手走向舞池的时候,还不忘回头朝那个高挑的女孩投以示威的眼
神,得到的却是「滚蛋」两个字的标准口型。

  这种慢摇的音乐节奏,根本就不是跳舞,而是两个人勾肩搂腰的晃荡,也是
一些男人借机卡油的标准舞步。

  面前美人儿的蜂腰让我爱不释手,那里纤细柔软,朝下逐渐隆起的流线与弧
度预示着那架圆翘臀部的存在。

  「这有什么好学的……站着摇来摇去的。」

  「有什么好学的?告诉你,那是因为你有天赋,加上你的完美的腰翘才学得
快,有些笨女人的腰又僵又硬,学一辈子都学不会。」我说着又借机揉了揉她的
软腰,还朝下移了几公分,感受到了这小美人儿圆屁股的轮廓。

  这种称赞,明显是在胡扯,但却把她与其他的女人区分开来,女人是从来不
愿意用脑子去鉴别这种谎言的。

  一曲舞的时间虽然很短,但也足够我打听到我所想要的信息。看来我的判断
没有错,她们俩的确是第一次来这种大众舞厅,而且还是一所高中的学生,那个
高个子女孩是她的同桌,也是她的同桌怂恿她逃晚自习的课来这里看看。

  男人的两大爱好,一是拉良家妇女下水,二是劝婊子从良。而我却同时做着
两件事,一边在心里赞叹高中生怎么会发育出这么出众的身材,一边嘴里劝人家
以后少来这种鱼龙混杂的场所。

  [这里既然不好,你为什么还要来?][我啊!我身在江湖身不由己,这么
多小弟要吃饭,我不忍心丢下他们……][啊……]她对于我的胡说八道也不知
道信了没有,只是那一双天真的大眼睛一眨一眨倒真的可以激起男人征服与保护
的欲望,多年以后回想起来,我仍然认为她是被冥冥中安排和我认识的……因为
她一辈子只来过舞厅一次,在这里也只认识了我。

  [我叫安娜……我以后不会再来这里了!][姓安啊?你的名字好洋气……
听我的话没错,想你这样的学生妹,又长的这么漂亮,在这种地方简直就是个小
白兔,谁都想过来揉揉你,不信你朝那边看看……]女孩偷偷把目光绕过我的肩
膀朝四周打量,黑洞洞的舞厅里也不知道她能看到个啥?但又赶紧往我怀里藏了
藏,估计我渲染的气氛更让她坚定了再也不来的决心。

  [那我跳完舞就走,谢谢你啦!][谢我什么?提醒你吗?][不是,我是
被我同学硬拉来的,以后也没准备再来,我谢谢你教我跳舞。]舞池里的音乐声
很大,所以要想顺畅的交流,只能几乎贴在对方耳朵上说话。她的耳根飘来少女
清幽的体香,和这里其他的女孩是云泥之别。

  [不用谢我!我非常喜欢和你这种第二性征明显的美女跳舞。]她虽然穿着
宽松的毛衫遮掩,但随着刚才距离又一次的拉近,两团儿软肉已经贴在了我的胸
口,甚至传来了热量。我就搞不懂,一个高二的女孩,这么细的腰翘,怎么就能
长出这么大一对D 罩杯的奶子。

  [什么?你说我什么明显……]她虽然没有听懂我说什么,但马上随着我的
目光看到了和我的距离,也知道我是在提醒她,她的胸部已经在挤在我身上了。

  [讨厌……这里果然没有好人……]随着她的埋怨,距离再次拉开,换来了
粉拳轻砸。

  我被她容颜,身材和温柔彻底征服,一时愣愣地看着她,一曲舞也就这样结
束了。送她回到原来的地方后,她的同桌赶忙把她拉在身边,好像生怕我再有什
么想法。

  她们俩躲开我说了一会话,然后就拉着手离开,我一路送她们出去,才看到
原来她们是骑自行车来的。

  那个年代自行车是几乎所有人的出行工具,根本不是穷人的标志。更何况那
个高挑身材女孩骑的车子,更是亮瞎了我的眼。后来证实了我的判断,她的那辆
车,是一个普通工人半年的工资。两千块人民币的山地十八速进口单车,虽然不
如今天的豪车,但在街上起码比今天的奔驰要吸引眼球。再加上车主那青春活力
的匀称长腿,堪比国际车展的车模,我一阵恍惚,她就是今天人们所说的白富美
标准版。

  [看什么看?]这个学生妹还在为刚才被我拒绝而愤慨,眼睛都不正眼看一
下我。

  [走吧……不知道能不能赶上下一节课?]安娜骑着一俩普通的女式车催促
着。

  我一把拽住「豪车」的把手,想要找回面子。

  [你干嘛?还不让走啊……]车主的大眼睛瞪着我。

  [你不是带她来跳舞吗?她要走,你怎么还没跳就走?][要你管?我妹妹
要走,我们一起走,怎么了?][你妹?你俩不是同学吗?]我看了看安娜,等
她确认。

  [谁是他妹?你别听她胡说,我们还要上课去。]高挑的女孩斜了安娜一眼,
表示一下谎言被立刻拆穿的心情。

  [奥……我知道了,我刚才告诉安娜这里坏人多,你是不是被吓走的,哈哈!
你看上去不是个胆小鬼啊!][哼,谁害怕了……我……我只不过是要送她回去,
是她非要走的。][那好……明天你来不来,我等你,或者到你们学校门口接你
也行。]我越看这女孩越觉得她很特别,脑子里第一个念头就是,你为什么要和
一个比你美的女孩形影不离,如果不是她,你就是女神了!

  [谁要你接……我想来随时就来,快放手我们要走了。]她扭着车把挣脱,
就差甩出她的长腿蹬我一脚了。

  [那好,我就天天在这里等着,看你来不来……不过,你总要告诉我你叫什
么名字吧?][好……告诉你就告诉你,我叫董可欣,我是安娜她姐,她不承认
我也是她姐,哼!]她骑车好快,就是个疯丫头。安娜的车子根本追不上她,还
说什么送人家。

       *****************************************

  不得不说,货有贵贱,人分档次。自从见过了安娜,她的容颜,身材就好像
刻在了我的脑海中,那种胆怯与温柔的女孩让我无法抑制地想去接近她,占有她,
保护她。

  可是她的体香在回忆中出现的时候,那个叫董可欣的疯丫头就会喊一句,[
滚远点儿!]我对其他的女人再也提不起兴趣,舞厅里的音乐声也越来越觉得嘈
杂。兄弟们都知道我有心事,但要告诉他们我是为了女人,估计也没人相信。

  一晃半个月过去了,那个董可欣也没有出现过,她是我能找到安娜的唯一线
索。

  [妈的,高中生……我当时怎么不问问是哪所高中。]但是我也有笨办法,
西安市一共有多少高中?大不了挨个找。我骑着我的125 摩托车,每天下午五点
在不同的学校门口转悠,就像家长们接娃一样,不过我还要躲着熟人,因为怎么
想都觉得挺丢人的。

  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在第五天,反而是在离我家很近的一所高中门口找到
了。这个女孩真的很好找,虽然学生们都穿着一样的校服像放羊一样一涌而出,
但是她的自行车确实太扎眼了!

  [只有董可欣一个人?安娜呢?]我心里想着,觉得先跟一段看看再说,她
的自行车再快,总跑不过我的摩托车。

  刚刚离开学校门口一百米,这个高中生就钻进一家小商店,等她出来的时候
早已换了打扮,紧身裤和一件短款的花夹克衫,腰上还挂着一个卡带式的随身听,
耳朵上挂着耳机。这样的打扮放到二十年后的今年也不落伍,但是当年看上去却
有些另类了。

  她这套骑行装备让我很好奇,刚想上去打个招呼,就见几个高中生把她围了
起来,气势汹汹地质问着什么。

  我把摩托车熄火,悄悄接近想听听他们在说些什么。

  [把我的信还给我,我自己送……]其中一个穿着校服的男孩说。

  [已经扔了,写的真恶心。]董可欣根本没有正眼看他。

  听了一会儿,我就搞清楚了事情的原委。原来是这个男孩托她给安娜捎一封
信,估计是情书之类的东西,但是这个丫头不但没有转给安娜,还拆开偷看内容,
笑话人家。

  本来我准备骑在摩托上看她的笑话,没想到这几个男孩说急了眼,其中一个
竟然撕着女孩的头发一脚蹬翻了自行车,董可欣一时没有料到他会动手,挣扎中
随身听也掉了,人也摔在了水坑里,弄的狼狈不堪。但是这丫头也真是胆大,抄
起地上一根烂树棍就要上去和人家打架,结果却被其他几个男孩死死拉住。

  这我就实在是看不下去,同时也对这些高中生的水平有了全新的认识,竟然
三个男人一起打女人。

  我纵身上前,先踹倒一个,然后撕住最先动手的那个男孩的衣领,一拳正中
面门,剩下的一个还没动手,我掏出甩棍说道,[想死的就上来!]甩棍这种东
西现在已经不常见了,当年可是一些混混看场子,出没于黄赌毒场所的必备利器,
称手好用,物美价廉。

  几个高中生而已,我也不想把事情搞大。一把拉过董可欣,把她护在身后。
这时虽然只有一面之缘的她也认出来我,她不但不愿意躲在我身后,还扑着扑着
伸出美腿要去踹那个倒在地上的男孩,嚣张至极。

  三个高中生不敢轻举妄动,最后只撂下话问我敢不敢等半个小时。

  说起来真有意思,现在如果出现这种事,一定报警,甚至路人也会拨打110.
可是当年打架后,不但不会牵扯到警察,反而会请更厉害的人来找回场子。

  [好,我等着。]我笑着说道,要知道远了不敢说,在西安市东郊,我们还
真没有怕过谁,老子和威震海可是一所学校毕业。

  三个男孩划下道来,转身就跑。董可欣这才反应过来,拉着我也要走。

  [你傻呀,还不快走,他们都不是好学生,认识这里的大哥,等他们回来你
会吃亏的,快走吧。]我不慌不忙地帮董可欣扶起自行车,然后又拍干净她大腿
上的泥土,这丫头的腿真是匀称性感,被着这紧身裤修饰的更是完美绝伦。

  这种善意的揩油动作,女孩根本没有介意,反而有些小感动,毕竟我们没什
么关系。

  [走吧!别拍了,一会儿他们回来了怎么办啊?][没事儿,等他们回来,
帮人帮到底。我一次给你把事情处理完,要是我走了,明天你到学校后再被找麻
烦,我可不一定在你旁边了!]我说的没有错,她也反应过来了,虽然这丫头在
女孩子里算是胆大的了,但是毕竟他这些男同学也不是啥好鸟。

  [你那个形影不离的妹妹,她人呢?]董可欣眼睛一撇,有些不悦答道,[
不知道,还不是因为她,像个狐狸精一样,到哪里都引来一堆苍蝇,烦死了……
]我一口气差点儿没上来,看来自己也成了苍蝇了!

  [我路过的行不行?][我又没说你,我说的是那三个男生,他们轮着写情
书,把人都烦死了。]董可欣解释完眼睛一转又说,[路过?你不是路过,难道
是来接她的?你死了这条心吧!][我死了什么心?你说说看。]我笑道。

  [哼!懒得理你。]不到十分钟,这几个娃娃的效率还真高,三个人簇拥着
一个身材高大社会人,老远就冲着我指指点点。

  [就是他,哥,就是他。]我就知道他们会找来我的熟人,当时混社会的就
那么点儿人,圈子又小,来的算不上我哥们儿,但却是早就被我们打服了的一个
小混混。他每天就靠敲诈这所学校的学生娃生活,我们是极其看不惯这种欺负弱
小的行为,不久以前他就因为惹了我一个兄弟的弟弟,被我们狠狠地揍了一顿,
最后有中间人撮合才饶了他。这家伙还说什么不打不相识,臭不要脸的要请我们
喝酒。

  [七哥,咋是你呢!嘿嘿,咋了,我这小兄弟惹你啦?]旁边被我打了一拳
的家伙,这会儿的熊猫眼已经很明显了,一听请来的老大口气不对,也是一阵的
沮丧。

  [惹我?他们还惹不到我,三个男人欺负一个女人,欠揍。][她是?][
我妹妹,衣服脏了,赔钱吧!]董可欣这个傻妞,一听我要钱,竟然胳膊肘朝外
拐,抢出来说道。

  [我没见过钱呀?不要,算了吧。]就这样,那个熊猫眼保证以后不再找事,
挨了打还点头认错,事情就这么完了。

  我非常想知道那个狐狸精在哪里?可是这个董可欣就是不说,还赖着我教她
骑摩托,毕竟是我有求于人,心怀不轨。只好带她到河边骑了几圈。

  别说,这疯丫头还真是学的挺快。当她发现我在后座上总是抱着她摸手蹭臀
揩油以后,就赶我下车,竟然自己骑着车在河堤上狂飙。

  [哎,真过瘾……等我能学驾照了,就买一辆摩托车,比我的自行车美多了。
][杀手……绝对的交通隐患……]我检查着我的车说道。

  [哎,接下来我们干什么啊?][接下来……接下来你就赶快回家写作业,
还没疯够吗?]我要找的正主儿没见到,反倒招惹了这么一个疯丫头,本来想继
续追问安娜的去向,但是一回头,看她撅着嘴,额头微微渗出汗迹,夕阳照在她
的脸上,映得白里透红,加上一副央求的大眼睛。突然我觉得她一点都不输安娜
的美,只不过她的美隐藏的更深,或者需要去发现,我又改变主意了。

  [好吧,你说吧,你想干什么?][哈哈!我……我想去喝酒,怎么样?]
她显然是真的高兴。

  [小女娃娃家,喝什么酒?我不和你喝。][什么嘛?你也比我大不了多少
好不好?]说完,她长腿一跨,坐到了我的摩托车上,一副不屑的样子。

  [我说的是你不仅是个学生,还是个女孩子,喝哪门子酒。][女孩儿怎么
了,我就是要喝,你带我去呗!]她伸手拉着我的衣服扯了扯。

  [女孩儿怎么了?没有把儿的就不能喝。][把儿?什么啊?]她睁着大眼
睛,不知道我说什么。

  我也没说话,就朝她的小腹下边儿看了一眼,她就立马明白了。

  [哼!长个那东西就了不起呀?大男子主义,你还不一定能喝过我呢!不信
比比。][要去也可以,你要把安娜也叫上,我们三个一起去。]我提出了最后
的条件,毕竟我对那个温柔的女孩儿念念不忘。她衣服里的那一对儿大奶子的真
容,是无法抵挡的诱惑。

  [今天真的不行,她……她有事,不过既然你那么喜欢她,我答应你,明天
一定帮你把她约出来,看你这个大色狼能把她怎么样?]最终这一天我没有见到
安娜,反倒见识了可欣的酒量,还在酒吧遇到了不少的哥们儿,几个男人都喝趴
下了,她还在倒酒。弄的哥们儿们连连抱拳,对她以示尊敬。更有喝高者,[嫂
子海量,嫂子威武]的乱叫一气。]可欣红着脸,差点儿掀翻了桌子。

  散场时,她叫了出租车,把自行车架在后备箱里,从车窗伸出头说道,[谢
谢你今天帮我,还带我出来玩儿,我说话算数,明天还在这里,不过就我们三个
人。]传呼机这种东西,现如今早已经销声匿迹,可是当年几乎是人人皮带上都
挂着的通讯工具。有数字机和汉显机之分,数字机是只会现实一串电话号码,你
必须满大街找公用电话回电,而汉显机就可以发送一些简单的短讯。

  可欣是很少有见的可以拥有摩托罗拉汉显传呼机的高中生,家中富足可见一
斑。

  第二天晚上我打传呼给她,不到十秒钟就回过来的电话说明她应该离一部公
用电话很近,确定了时间以后我和她约在了昨晚喝酒那个酒馆的旁边一家,因为
这里生意极差,难得会遇到熟人,出现昨晚的混乱场景。

  我为了这次难得的约会,还专门剪了个较为精神的发型,打上了发胶,用今
天的审美观来看,简直是土的掉渣了。

  想着那个足以祸国乱政的小美人儿,我竟然胯下一阵阵的发硬,不断的调整
坐姿。因为以我的经验判断,当时的女孩只要愿意和你约会,绝不会想现在的绿
茶婊一样,吃你的,喝你的,然后拿着你的礼物放你的鸽子,最终男人像个冤大
头一样撑着帐篷回家打飞机。

  结果,等了半个小时以后。来的只有可欣一个人,真是计划没有变化快,又
被这疯丫头摆了一道。

  [你怎么一个人?安娜呢?你……][怎么了,我一个人来不行吗?安娜,
安娜,本姑娘来陪你喝酒,你还不满足?]可欣说完我才注意到,她今天穿了一
条花短裙,淡绿色的体恤衫,匀称的小腿完美白皙。好像还淡淡地涂了一些唇彩,
齐肩发也明显吹剪修饰了一番。

  我还在愣愣地欣赏她充满青春活力的新造型,被她狠狠地拍了拍肩膀才回过
神儿。

  [喂……看过了没有,我,行不行啊?][凑合吧!]我嘴上说凑合,但是
心里却已经不在乎安娜来不来了。

  [哼……知道你想什么呢!安娜她真的有事,她说如果她办完事还来得及,
就一定过来,我答应你的事没有做到,所以……不然我自己罚酒三杯,怎么样?
嘻嘻……]这丫头一坐下就给自己倒酒,她的酒量我可是见识过的,啤酒喝个七
八瓶不是个事儿。

  [她一个学生能有什么事儿?不想来算了,你也能冲个数……哈哈][去你
的,不过她是真的有事儿,而且我能看出来,她知道是你打了班上那个对她纠缠
不休的傻瓜,其实挺愿意来的,看来你很有魅力吗,小伙儿……]被一个高二的
女学生[小伙,小伙]地叫着,按我的脾气早就不高兴了,可是面对可欣,我还
挺爱听她这么打趣我,这丫头和我虽然没有认识多久,但我总觉得和她有一种亲
切感。现在想起来,我当时的感觉没有错,准的不能再准。

  当年的男孩,家境都差不多,物质社会还没有完全形成,女孩们挑男朋友无
所谓金钱与财富,更多的是要一个能保护她的男人。这也是那时候小混混身边都
不乏美女的原因。可欣睁着圆圆的眼睛,听着我们混社会个各种趣事,当听到我
们打群架时最多一次上过二百多人的时候,还激动的不时拿起酒杯喝一口。

  [那你最后落单了,被打的够呛吧?][打的赢就打,打不赢就跑,好汉不
吃眼前亏,我上学的时候是短跑冠军,就是见着了拳王泰森,只要我看他不顺眼,
吐他脸上一口,撒腿就跑,他也没办法。][哈哈……你胡说,哈哈……泰森一
拳就打死你了……]可欣笑的灿烂,脸蛋儿由于酒精的缘故,红扑扑的,让我真
想亲她一口。

  我们聊的正开心,她的传呼机却响了。

  可欣脸上有些扫兴,抬头说道,[你的梦中情人来了,开心不?]坦白说,
这时候我已经无所谓安娜来不来了,但是当可欣下楼接她上来的时候,再见到那
倾国倾城的容颜时,我还是被自己的下半身征服了。

  安娜白衣胜雪,纤腰丰乳,长发飘飘。如果身后再有一轮明月,她就是仙女。
这次没有宽大的毛衫儿遮掩,连衣裙质地一般,但好在剪裁合身,修饰着她完美
的身段儿,她的胸部高耸却毫不显得臃肿,仅仅隔着衣服看,就会让男人想入非
非,只想着扒下来一睹真容。

  [你好!对不起,我……我有点事儿,来晚了。][嗯……嗯……]看到她
我竟然不知道说什么了,因为我和她其实并不熟。

  [喂……喂,你不是朝思暮想人家吗?人来了,你在那发什么傻,看你那没
出息样子?]可欣在一旁对我一顿的奚落,然后拉过安娜坐在她旁边,还像上次
见她们一样,保护这这只小白兔。

  我突然没了话题,还第一次见女孩感觉到有些紧张,心里竟然盼着可欣帮我
解围,谁知她竟然一句话都不说,还抓住所有的机会投来鄙视和不屑的眼光。气
氛顿时有些尴尬了。

  我心想,[妈的,这疯丫头刚才屁话不是多的很吗?][可欣说你刚才有事,
你干嘛去了?]我只能没话找话,其实人家干什么去了,我根本不关心。

  谁知我这样一问,对面的安娜竟然眼睛一红,明显一副要哭的样子,眼泪在
眼眶中打转儿,就差掉出来了。

  [没什么……我有点事儿,现在……现在已经完了。嗯,已经完了。]我靠,
这还叫没事,瞎子都能看出这小妹妹受了很大的委屈,我有心继续追问,又怕把
人家弄的更加伤心。

  可欣拿起酒杯冲我一端,[不关你的事,来,喝酒吧……嘻嘻。]看到可欣
的表情,我虽然还是猜不出安娜有什么遭遇,但是她的朋友都能笑出声来,我想
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毕竟女儿家的心事还是少打听为妙。

  安娜扭过身,动了几下。但是谁都能看出来,她是在擦拭眼泪。然后一转身,
像是鼓起了勇气,努力笑道,[怎么不和我喝酒,我也要喝呢!]可欣把端着的
杯子一放,奇怪地看看安娜,[你?你不是不喝酒吗?][那是以前,今天我也
要喝。]说完她在桌子上找杯子没找到,直接就拿起酒瓶,仰起粉白的脖颈,[
咕嘟,咕嘟]地一口一口往下灌。

  [妈呀!这同桌俩看来都是海量呀!]我拿着杯子都看傻了。要知道虽然是
啤酒,但是这种喝法别说一个女高中生,就是我们天天在一起喝酒的兄弟们,也
经常打赌看能不能一口气吹下去一整瓶啤酒。

  果然,眼看安娜手上的一瓶酒快喝完的时候,她终于被呛到了,扔掉了瓶子。

  然后……然后她就趴在了桌子上,我和可欣眼对眼看着对方,都不知道这是
个什么情况。

  几分钟后,我的女神滑到了桌子底下。

上一页章节列表下一页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