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根书迷 > 佳星回忆 小娜山村支教 > 佳星回忆 小娜山村支教(3)第(1/3)页
    【佳星回忆-小娜山村支教】第三章作者:京城佳爷2019/8/27字数:6525【第三章】我叫佳星,97年的帅锅,今年22岁。我有一个92年出生的邻家美女姐姐,从小和我一起长大,住在我家隔壁。她叫张雨娜,我的小娜姐姐。165身高的她102kg。

    这次的故事与我无关,源于2014年,21岁时,她的日记:我叫张雨娜,大家都叫我小娜,今年21岁,在北京的XX师范大学里学习中小学教育专业。因为有考研加分政策,在大三时,我和班里的两位书呆子男同学张城、李健,被抽到河南驻马店一个偏远的小山村支教。这五个月的乡村支教生涯,我不免有些后悔。

    中午11点,到了上课的时间,在村子中心的小土房学校里,30个孩子齐刷刷的坐好。这些孩子最小的10岁,最大的15岁,全村符合入学年龄的孩子都坐在这里了。看着这些皮肤黝黑,红扑扑脸蛋的孩子们那单纯、求知的小眼神,我动力满满的开始了我第一天的支教生涯!

    在这驻马店山区的村子里,略有文化的人真的不多,一个是村长张叔,另外一个就是以前村子里的乡村教师——老刘。这位乡村教师老刘,每天11-15点,一个人无怨无悔的在山村里教孩子们语文、数学、政治时事三门课。我不禁对这样一位老前辈肃然起敬。

    第一节是语文课,本公主可是学习的中小学语文教育专业。49岁的老刘与我同来支教的两位书呆子同学张城、李健坐在教室后排听我讲课。张城负责数学课,李健负责政治时事(在北京叫做思想品德、社会课)。

    为了防止来支教的老师混日子,我们支教时的表现要由原来村子里的老师打分,究竟能打多少分,就要看老刘的。说起老刘,满脸胡茬,沧桑的脸,不知道他以前是哪里人,一个49岁的山村教师,以前娶过老婆,但是老婆在他25岁时就死了,有一个孩子,几年前已经走出了山村。这么多年,他一个人坚守在这里,我真的很崇拜他!

    其实如果没有老刘对我们进行监督、评价,作为一名老师,我也会尽我所能教书育人,把孩子们培养成才,尽管在这里只有5个月的时间。

    我绑着马尾辫,身穿白色的修身T恤,俏皮可爱的粉色的百褶短裙,黑色丝袜,白色的阿迪运动鞋。第一节课,我用教室简陋的条件,在黑板上写下了清朝女诗人李清照的这首诗: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同学们,谁能理解这首诗的意境?”

    “老师,我我我,我知道!”

    “这位女同学你叫什么名字?”

    “小娜老师,我叫赵胜男。这首诗表达了一个女生,在没有亲人陪伴,孤独时的惆怅。”

    这个聪慧的13岁的女孩赵胜男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

    其实这首诗表达的是女子思春,想念丈夫,小小的孩子们不懂得爱情,孩子通过诗词的悲情,联想到自己思念亲人。最后我才知道,她是一名留守儿童,母亲是被拐来的,逃走了,父亲在外打工,回来的次数不多。以后的日子里,我经常去她的家里关怀她,甚至住在加她家,没想到被她偶然回家的父亲所奸污。

    我只是讲了诗词的大意,没有告诉孩子们女子思春这层含义。我不知道我这样做,乡村教师老刘怎么想。我向他抛了个眼神示意,原本一直注视我的他,点了点头。我松了一口气。

    我心里暖暖的,我觉得这种注视,是老教师作为前辈对我的关怀。实际上,常年不碰女人的老刘,对我这个21岁的支教老师早就起了歹心。他一直欣赏着台上姣好面容,优雅的年轻女老师,因为出汗,白色修身紧身T恤里的白色蕾丝胸罩,以及那蕾丝之中包裹的呼之欲出的胸部。他还一直注视着我穿着黑丝袜,不断走动、并拢的美腿。他的眼睛估计要钻到我的百褶裙下了。

    终于下课了,换我同学张城讲数学课。我坐在后排,与老刘聊了起来:“刘老师,我刚才讲的可以吗?第一次给孩子们上课,好紧张呀!”

    “小娜,你很不错了,衣着得体,谈吐大方,你们年轻人真是有活力,我老了,身体不行了,哎。”

    “刘老师,您别这么说,您在这里奉献您的了一生。”

    “没关系,这都是我的选择。对了,小娜,放学后能不能赏脸光临我的寒舍,我们相互学习一下?”

    我没有丝毫质疑,感觉老刘是一位和蔼的老先生:“好,还想请您帮我指点一下。”

    老刘心里微笑了一下,自己暗自挺了挺那根很久未用,早已不行的下体,等待我这小绵羊主动送上老狼的床。

    到了下午3点,下课了,这一天的课程终于结束了。与这些天真的孩子们相处,我真的很开心。下午还有这么长的时间,为了与刘老师这个老前辈多多请教,或者说是为了建立好关系,让刘老师给我的支教生涯打个高分,我跟着老刘去了他的家里,想与他聊一聊。

    走进老刘家小小的院子,又走进小小的砖头土房,非常的简陋。同是村里有文化的人,村长家里有东西两间大屋,老刘家只有这一间小屋:一个土炕,旁边摆着一张桌子,一个破旧的书架子。桌子上一盏煤油灯,几张写满的纸张。书架上一些泛黄的老书,一张年轻男女抱着小孩子的黑白照片。

    土炕上几件缝补过的衣服,一床破被子,散发着男人的汗味,我无意间看到了枕头旁边一条泛黄的内裤。床尾一个散发着淡淡味道的尿盆,尿盆上满是尿茧、黏黏的污垢。

    页作为从小在北京长大,城市里的公主,村长家我还可以试着接受,没想到刘老师家里竟然如此。估计其他村民们的家里大概都是这样。美丽的公主皱起了眉头,但我仔细一想,这样一个在乡村学校里奉献自己一生,让我崇拜的刘老师,我怎么忍心伤害他?我强颜欢笑,做起了往日的开心果,走了进去。

    “小娜,刘老师家里条件就是这样,椅子都捐给小学校了,家里一把椅子都拿不出来,请你不要见笑。你先进去,做在炕上吧。”

    我先走进去,坐在离大炕床尾稍微靠前的位置,尽量防止我的黑丝左腿碰到尿盆。老刘挨着我坐下,我们就像上课一样,翻着桌子上的东西,从文学到生活聊了好多好多。美中不

    -->>(第1/3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