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根书迷 > 佳星回忆 小娜山村支教 > 佳星回忆 小娜山村支教(2)第(1/2)页
    【佳星回忆-小娜山村支教】第二章作者:京城佳爷2019/7/14字数:4040我叫佳星,97年的帅锅,今年22岁。

    我有一个92年出生的邻家美女姐姐,从小和我一起长大,住在我家隔壁。

    她叫张雨娜,我的小娜姐姐。

    165身高的她102kg。

    这次的故事与我无关,源于2014年,21岁时,她的日记:我叫张雨娜,大家都叫我小娜,今年21岁,在北京的XX师范大学里学习中小学教育专业。

    因为有考研加分政策,在大三时,我和班里的两位书呆子男同学张城、李健,被抽到河南驻马店一个偏远的小山村支教。

    这五个月的乡村支教生涯,我不免有些后悔。

    因为我和两位男同学住在村长家里,村长张叔、村长26岁的儿子虎哥与我的两位同学住在东边大屋,我和村长老婆张婶住在西边大屋,我睡里面的小屋,张婶睡外面的小屋。

    所以我按照在学校宿舍的习惯,穿着睡裙,在大炕上睡了一晚。

    今天的天气有些闷热,天微微亮,我就醒了过来。

    一看手机,才早上7点半,设在9点的闹铃还没有响。

    在来到驻马店A村之前,我得知的情况是:这个村子符合入学要求,10-15岁的孩子总共有30多人,把早饭午饭合并成一顿吃完后,11点到村子中心小土房里上课,下午15点放学回家。

    早晚的时间,大人孩子们都在做农活。

    睡眼惺忪的我忘记穿内衣了,伸个懒腰,下床,我把雪白的双脚蹬入拖鞋中,走出我的小房间。

    这大屋里小小的两间房,一墙之隔,连门也没有。

    我的眼神想躲也躲不开,只见外屋大炕上的张婶赤身裸体,大字朝天,打着呼噜,依然在梦香中……我不得不感叹,不愧是落后的村子,因为没有空调、电扇,村子里最富裕的村长老婆睡觉都是这样衣不蔽体,哪里像我们城市里的小公主,为了淑女,再热的天,也要吹电扇,开空调,身穿睡衣睡裙睡觉。

    打开西屋的门,轻轻关上。

    我看见东屋众男士的门已经打开了,好奇的我往里瞟了一眼:两个男同学睡的里屋看不见,只见得两双拖鞋在地下。

    外屋村长父子已经起床了,床上两条脏兮兮破内裤,几张烂成一团的手纸,地上一个尿盆,里面的东西快要溢出来了。

    东屋里飘来一股男性奇怪的味道……我猜想村长张叔和他儿子虎哥都去忙农活了。

    来到院子里,走到厕所门口的水池边,刚好碰见虎哥从砖头厕所里走出来,光着膀子,那根大大的东西贴着他的裤衩,一大滴液体挂透过布料。

    作为师范大学里优雅的公主,我素来对男女之事不是很感兴趣,单纯的我觉得这是朴素村民最自然不过的样子。

    “虎哥,早!”

    虎哥看了看我的脸,又全身上下打量我一遍,色迷迷的眼光聚焦在我可爱睡裙下,包裹的肉乎乎的C罩杯双峰,还有那红色凸起的两点。

    我俏脸一红,暗自后悔自己的粗心,被这样的农村小伙虎哥看到了。

    。

    好在虎哥人不错,看透不说透。

    最后我才明白,大忠必奸,表面上憨厚、木讷的农村男人内心里早已把我扒光了。

    “娜妹子,起这么早?在俺们这里睡的好吗?”

    “嗯,还不错,虎哥,就是有点热。”

    “你看看你,头发都乱了,出了不少汗,你晚上穿着衣服睡,肯定热。俺、俺娘、俺爹都是光着身子睡的。”

    毕竟是村子里,对于这种粗言粗语我不是很在意,但是我还是俏脸一红。

    这个面容丑陋的农村小哥哥,情商还挺高,竟然知道我穿着衣服睡的,虎哥在我心中的形象提高了一点点。

    我不知道的是,昨晚他在窗外对我垂涎三尺,偷窥着我若隐若现的身体,用他肮脏的地方蹭着我窗外的丝袜和鞋子撸过一次了。

    “好吧,虎哥,我会尽力适应这里的生活,你不去干活吗?”

    “俺是来洗脸的。俺和俺爹一样,农活做的不多,平时视察一下,帮相亲们解决一下问题,吃喝是不会亏待你们的,娜妹子,在这里就是自己家,在俺们家你要多吃点。”

    虎哥心想,吃的多,你才会长得大,我早晚要吃了你。

    “谢谢虎哥,你们真好。这几个月我也不会辜负期望,把村里的小朋友都教出来,以后让他们建设山村。”

    一边说着,我们一人打开一个水龙头,感受着村里清澈的泉水,好舒服。

    我在洗手的时候用余光看着虎哥:虽然感觉他面容猥琐,但是如果没有痘痘,在城市里长大,他或许也是个尖下巴帅哥呢!黝黑的皮肤,强壮的身体,貌似还有腹肌呢,但是满腿的腿毛,再往上看,大大的棍子贴着他的裤衩,纯洁的我停止了想象。

    “虎哥,把肥皂递给我好吗?”

    也不知道虎哥是不是故意的,啪,肥皂掉在了我的拖鞋上,落到了地上。

    泡沫溅起到我的小腿,脚背。

    我和虎哥不约而同的弯腰,去捡肥皂。

    我的手心摸到了肥皂,他的手心握着我的嫩手。

    很久没有这样和男生亲密接触过,我不知所措。

    不知道是不是有意的,虎哥用黝黑、粗糙、暴皮的手心轻轻抚摸着我嫩白手背。

    我们互相沉默了几秒。

    虎哥赶忙道歉,道歉之于,手也没有松开,兴奋又激动的说道:“娜妹子,不好意思,你看,俺太粗心了。”

    我不禁有些得意,在这贫困的村子里,我这样的城市小公主简直就是天上的月亮呀,村长家的孩子在我面前竟然也如此害羞。

    我不知道的是,弯腰的时候,虎哥顺着睡裙清楚的看到了我引以为傲的,那深邃一道沟,以及恰到好处肉乎乎的两团,以及双峰上那娇艳欲滴的红点。

    “没事,没事虎哥,我把右腿的泡沫洗一洗就好了。”

    表面上忠厚老实的虎哥情商很高,很是主动:“要俺帮你吗?俺娘洗脚都是俺帮她抬腿。”

    虎哥太小看我了,本公主可是练舞蹈出身的,

    -->>(第1/2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