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根书迷 > 佳星回忆 小娜山村支教 > 佳星回忆 小娜山村支教(1)第(2/2)页
   走回砖头房,张婶已经睡了。在大屋和张叔、虎哥,两位同学聊聊家常,彼此熟悉一下,也到了睡觉的时间了。

    路过张婶的外屋时,看到张婶裸身而睡,难道她们不穿睡衣睡裙吗?走进我的屋子,我也忘记拉窗帘了,揪掉我睡裙里的白色蕾丝胸罩,躺床在硬硬的炕上,回味这一天,感觉还是蛮不错的。

    我睡觉睡的很沉,不会被轻易吵醒。疲惫的我很快进入了梦香。虎哥假借去院子里上厕所,绕过院子蹲在我窗边的草丛,屋子很小,借着月光他偷窥着我的一切。他看到了窗户外的一双白色阿迪鞋,还有旁边那双黑丝袜。拿起丝袜,不断用粗糙的手抚摸着,放到嘴边舔着,看着屋内穿着薄薄睡衣,睡衣上饱满的双峰凸起两点的我,仿佛感受着可爱女主人的气息。虎哥解开大裤衩,用我的黑丝袜摩擦着他肮脏的地方,在外面喘着粗气。

    我梦见了北京的学校,忙碌的学习生活,以及父母约束我时的样子,在这“山穷水尽”的村子里我感到异常的放松。

    虎哥看着因为呼吸,双峰不断起伏的我,他快要射了,拿起我的鞋子,射到了我白色阿迪鞋的鞋面上,流下了一滩白里泛黄的印记。好在他没有射在我的黑色丝袜上,只是在上面沾了他的气息与几根下体的杂草。

    村长老张见他儿子虎哥迟迟没有回来,去屋外寻觅了一圈,虎哥没在厕所,也没在前院。这时,第一次体验完女生黑丝袜的虎哥从屋子后悄悄绕回来,正好撞见他老爹——村长老张。父子俩四目对视一下,儿子从兴奋到害怕,赶忙钻回了屋里。

    老张想了想,也大概知道了是怎么回事,回屋躺在儿子身边,看到睡梦中满面笑容,轻微勃起的儿子,若有所思起来:“龟儿子看来是对这姑娘动心了,城市里的妮子就是好看,这小丝袜,小身材,怪不得儿子动心。村里漂亮的姑娘都嫁了出去,不是很漂亮的儿子也看不上,都26岁了,是该寻个媳妇了。可是这城里的姑娘彩礼要多少钱?”

    在村里颇有计谋的村长老张想起了他当年如何讨得自己的老婆,一个计划在村长老张的脑中开始浮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