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根书迷 > 妻子的改变 > 妻子的改变(24)修第(1/3)页
    时间过得好快,经过上次的遇险事件,老婆真的再也没有和他们联系过,尽管两个人先后都联系过老婆,和老婆道歉,可是老婆这次可能是被伤的太厉害了,所以一直没有原谅他们,最后烦了,干脆就直接把他们的号码给屏蔽了。

    终于迎来了2013年的新年,我和老婆回老家过年,看着一家团团圆圆的,儿子在身边快快乐乐的,忽然觉得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就这样快乐的和家人度过了一个假期。

    过完年,我和老婆回到了市里,继续着我们各自的工作,其实有时候觉得平静也是一种美好的感觉。

    人就是一种不知足的动物,安静太久了就喜欢激情,激情时间长了又想回归平静。

    这样也好,我们安静的过着我们的二人世界,周末回家陪陪儿子。

    就这样平静的过了几个月,日子平澹无奇,妻子内分泌多余的荷尔蒙又时常出现在她的脸颊上,令她有些苦恼,她就会把小痘痘挤破然后用粉底遮盖。

    我们的性生活也如常,只不过是每次她得不到满足的时候就会偷着在我睡着的时候自慰。

    我这个时候就装睡偷偷的感觉她高潮时颤抖,那颤抖通过床垫源源不断的传过来,让我这个丈夫感到有点难堪。

    毕竟是在我的默许下老婆尝到了女人该有的快乐和兴奋,胃口也撑大了,而在我这里却总是吃不饱,作为丈夫的我愧疚是难免的。

    不过我也尝试了伟哥等延长性的药物,虽然时间是延长了,不过好像是长度和粗度的问题,始终也无法达到妻子的高潮点。

    在我快要放弃的时候,有一次我们做完后,她自慰的时候,我听见她在低声呢喃的什么?我屏住呼吸细细听来,原来是:“陈哥,快来要了你的华吧”(陈哥就是那个除了我以外干我妻子最多的那个人,那个让我老婆怀孕打胎的人,那个让我老婆又恨又想的那个人。

    华自然就是我的妻子,老婆,有着165身高,长相甜美,有点像刘若英的女人。

    可是这个女人的变化即在我掌握中,又似乎在我掌控之外的我熟悉的妻子)“我喜欢你前戏的温柔体贴,喜欢你亲我奶子时胡茬滑过乳房时的感觉,喜欢你干我,喜欢你全力的冲刺,呐呐呐啊,来吧!射给我吧,让我死了得了。啊!!”

    一个长音,紧接着就是一阵颤抖,我知道她高潮了。

    之后的一段时间里,我也尝试留胡茬,延长前戏的时间,不过确实人比人起死人,还是无法达到陈的高度。

    直到有一次,我用手蒙上了她的双眼,说:“骚华,你老公不行,还是陈哥我来干你吧”,没想到妻子听到后就身子微微抖了一下,我明显感觉到了她阴道一紧,一下子湿了很多,一道微红也飞到了脸颊上,樱桃小嘴也张开,大口喘着粗气。

    我就这么男上女下的干了几十下,明显感觉到了阴茎上已经全是淫水,进进出出的也顺滑了许多。

    我让妻子闭上眼睛,然后拿下捂住她眼睛的手,然后双臂支撑在床上,伏下身子加快了速度,那绯红的脸蛋,喘着粗气的小嘴,就在眼前,我情不自禁的扑向了她的嘴唇,把舌头伸进她的口中,其实她的舌头也早已经不安份的等在那里,一接触便爆发般的冲了出来,我们交融在一起。

    一分多钟后,她扭头躲开我的嘴,喘了几口气,低声呻吟着:“陈哥陈哥干我干我来了来了完了啊!”

    浑身抖动,双腿紧紧的夹着我,阴道也紧紧的吸着我的阴茎,一股淫水喷在我的龟头上,痒痒的,不过很舒服。

    老婆就这样抖动了30多秒才缓缓的停了下来。

    她睁开眼睛,害羞的看着我,说了一句:“你坏死了!”

    然后伸头来索吻。

    就这样我们又亲了一会,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弟弟居然变小了滑出来。

    我们起身,我指着床单上印湿的一块给她看,她拉马低头打我说:“讨厌呢!你今天吃鸡血了,怎么这么强!”

    我说:“是你想陈了吧!才会这么兴奋。”

    “他这样的坏人,谁想他。”

    她愤愤不平的说道。

    其实我心里很清楚,她说的是反话,也许真想大家说的那样,一个打开女人性欲之门的人,真的会让女人难忘,甚至会产生恨。

    之后,老婆找来了湿巾,给自己下面简单清理了一下,然后又用湿巾给我的弟弟也清理了一下。

    她对着我的弟弟用手拍了拍说:“今天表现不错,本小姐今天就赏赐一下”

    ,说完就给我口交起来。

    已经记不清上次给我口交是什么时候了!也许女人一旦满足了,就会尽力回报你。

    想着我们两个从相爱到结婚,在到我鼓励她出轨的几年里,没想到最让我感到刺激的竟然是我的妻子居然让人不带套干了那么多次,居然还怀上了野种。

    一想到这里,我就喷射出来。

    妻子没没想到会这么突然,居然也没躲开,一小部分射在了脸颊,大部分还是射在了嘴里。

    妻子赶紧把嘴里的精液吐在手上,干呕了几下后,缓和了不少,我立马去给妻子找纸巾,当把纸巾给她的时候,她看着我有点愤愤,不过愤愤中又带着万种柔情,太美了。

    她幽怨的说到:“你就不能再忍一会,人家还想再进我一次呢!笨死了。”

    说完就跑去卫生间洗澡去了。

    射完以后,我真的好累。

    倒下便迷煳起来。

    不久隐隐的决定弟弟有点凉凉的,睁眼看,原来妻子在用湿巾帮我清洗。

    最后,她躺在我身边轻吻了我一下说:“做女人真好!”

    我们就这样相拥而眠了。

    之后半年时间里,我们就这样很和谐的生活,平静而简单。

    在做爱上面,我们似乎也找到了某种默契,基本上就是我装陈,刺激她,她也渐渐习惯了这种角色扮演,有时候为了方便,我还给她配了眼罩。

    每次都是妻子先在我的刺激下高潮最后在给我口交,有时候射嘴里,有时候射在逼里。

    不过妻子更喜欢我射在逼里面,她说这是我唯一能让她子宫口感到兴奋的方式。

    惭愧啊,太短了怎么办,只能怪上天不公平。

    -->>(第1/3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