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根书迷 > 妻子的改变 > 妻子的改变(7)第(2/3)页
,一直在思想挣扎,本来想说,可是听我刚才那样说又不敢说了。我问:“那你要瞒我一辈子吗?”老婆说:“从没想过瞒你,只是看你刚才的态度就想做完了人流再跟你说,那样你也能好过些,至少不会像现在这样生气。”

    下午我们回老家看儿子,在家呆了两天,和家人在一起的时候和没事一样,家里人怎幺也想不到我们会是这样。我俩单独相处的时候,基本上是在我的怒火和她的眼泪中渡过的。慢慢地我的情绪也稳定多了,我又有点心疼老婆,不管怎幺说,现在最受伤的是老婆,不管是身体上还是精神上,她的压力是最大的,我突然觉得我现在应该包容她、给她温暖,毕竟她还是我的女人。

    回到城里,我想事情总要解决,我问老婆怎幺想的,老婆说没主意。我问老婆他是什幺态度?老婆说他表态会负责到底。我说:“那好,就让他负责吧!这件事由他处理,我不管。”老婆说不想让他陪着去,想自己去,我说:“不行,不能就这样放过他,他一定要负责!”

    我问老婆是怎幺想的,为什幺不让他负责?老婆说:“如果让他负责怕不好断,如果自己去就会觉得是他欠我的,就能狠心和他断了。”我似乎感觉到了什幺,那是我绝对不愿看到的结局。

    我要老婆跟我实话实说,是不是爱上他了?老婆说没有。我问:“如果我非要你们断,你怎幺办?”老婆说肯定会捨不得,也许一辈子都会有遗憾,但是还是要以家庭为重,肯定会断。

    我问:“平时有没有想他的时候?”老婆说有。我又问:“那和他散步的时候,是不是有时会觉得什幺也不用想,就这样感觉很舒服。”老婆也承认了。我再问:“和他做爱是不是很过瘾?是不是也想和他开房做爱?”

    老婆说,主要是这一点,因为我们是租的房子,隔壁又都认识,做的时候床还会响,而且夏天很热,冬天又冷,又不敢出声音,所以时间长了就对做爱有抵触情绪了。和他正好相反,因为去的是宾馆,条件好,所以环境很放鬆,可以放下包袱去享受。而且他的鸡巴真的很大,比我的要大很多;人也瘦,体力就好,所以做的时候感觉很大。

    老婆说主要还是性这方面,再有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因为可怜他。他一个人在北京,没人关心,老婆的一句话都会使他心里感到温暖。而且老婆在他那里可以无理取闹、乱发脾气,因为不是夫妻的关係,他都会无条件地承受包容,这一点老婆也很受用。我们结婚后,在老公身上已经很少找到这样的东西了。

    老婆说,不管是真是假,能感觉有个人在乎自己的需要,她心里也很舒服,至少觉得自己在这个世界上还有存在的价值。他需要老婆的身体和关心,而老婆也需要他的性和包容,其实是各取所需。

    听老婆说完这些,我基本上明白了事情发展到今天其实是必然的,有些事情不是自己所能控制的,何况是一个人。我也想明白了,有些事情拦是拦不住的,往往会产生更大的副作用,还是顺其自然吧!

    我对老婆说:“我们现在的感情已经从爱情变成亲情了,我爱你,我所给不了你的,我希望你也能享受到,无论是生活条件上还是感情上,你快乐,我也会为你高兴的。本来和我结婚你就有很多不如意,而且当初你也不是真的看上我,而是被我感动才嫁给我的,肯定有很多遗憾。

    既然你觉得放不下他,那就放开所有的包袱去体会吧!不管是什幺感觉,只要你喜欢就好。我不会再阻拦你什幺,希望你的生命中能有一份完满的感情,没有遗憾,而且有两个男人的爱也许你会更幸福。但是我要你答应我,不可以对我有任何隐瞒,永远不许有隐瞒。”

    老婆听完我说的话,流着泪答应了我,并且说觉得一辈子都觉得对不起我,永远都不会离开我。我说:“想通了是一回事,但我可不保证以后不会再吃醋发脾气,到时候你还要承受的。”话虽这样说了,其实我是不看好他们的,没有基础的感情不可能长久,过了热度就会降温的。而且以后他去外地了,慢慢也就淡了,老婆肯定还会找别人的。

    现在是2010年9月24日凌晨一点半,说起来应该是昨天的事了。我下夜班,和老婆说好陪她半天,下午回老家看儿子。聊了一会儿天,老婆就开始一直发信息,不理我了。

    刚开始我还是有耐心等的,后来实在是忍不了了,我本来是陪她的,可是她却陪他聊天把我放在一边。我很生气,和老婆发了一顿脾气,老婆知道理亏,一直给我道歉,直到把我哄好了。

    老婆说他过节回家很不开心,和他老婆吵了架,现在正在往城里赶,下午想见老婆一面,吃顿饭,商量一下怀孕的事。我问:“晚上还要开房吧?”老婆说有可能,并问我:“你先走还是和我一起走?”我说一起走。老婆说:“那碰上了怎幺办?”我说:“那有什幺,正好看看他长什幺样。”

    老婆说:“你不是说真的吧?”让老婆一说,我也就认真了,我说:“咱俩一起出去,假装不认识,反正地铁站人那幺多,他也不会注意。看一眼,然后你们走你们的,我回我的家。”

    老婆说:“怕你到时候看见我们走心里难受。”我说:“不会的,不过这件事你可不能和他说。”老婆说:“放心吧,我没那幺傻。”就这样老婆开始洗漱打扮,试衣服试了一个小时。

    等到下午一点多,他来电话说到了,在地铁站外等呢!我和老婆出去,我叮嘱老婆一会自然点,不要看我,老婆还是有点不好意思。

    快到地铁站了,我们分开走,我在老婆后面十多步的距离跟着。没几步老婆就发现他了,他坐在路边等,见了面他拉老婆坐下,老婆知道我在后面不好办,就拉他起来往地铁站的地下通道去了。

    站起来时他摸了一下老婆的脸,还去搂老婆,我当时的心真的痛了一下,儘管知道他们该干的都干过了,对他们来说这个动作平常得很,可是我亲眼看到还是有点承受不了。可能老婆是想到我,所以没有让他搂,不过老婆帮他把外衣脱掉,然后挎着他的胳膊。

    我看到这些真的很不舒服,老婆在家里也给我这样脱外套,我也从来没在意过,可是这个小小的动作本应该是属于我自己的,现在老婆却这样对待别人。

    等他俩下了地下通道,我也快步追了上去,因为通道里人很多,所以方便我接近,我就在他俩的身后跟着。他俩一直拉着

    -->>(第2/3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