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根书迷 > 西国の海妖 > 西国の海妖(01)第(1/5)页
    2017-6-24******第一节:邪神每一个人心中都藏有与表面迥然相异的恶面,或是因为能力不足,或是受缚于道德伦常,绝大部分人都会将它暗自压下,极少数肆意显露的被称作罪犯,被法律的执行者予以镇压。

    但假如,假如有人掌握了强大到足以正面对抗执法者的力量呢?

    ************『מרקינהסאטומה』满是堕落——满是诱惑——满是恶意——每一个音阶,每一个字节都仿佛可以夺心摄魂的呓语从谢文的意识深处传来,超越了听觉——不,这应该是超越了人类一切感官,就像是神言一样令人无法忽视,却又令人不禁生出想要将之蹂躏的奇异错觉,如至圣、又至邪的怪异低语。

    “咕——”

    血液在沸腾,欲望在燃烧,身体仿佛失去控制的异常感让他感到无比难受,但同时又有一种仿佛处于高潮临界点的矛盾感,这种矛盾将他抵抗的意识撕裂成了截然不同的两半,一半如恶魔般向他倾诉着超越感官极限的愉悦,而另一半严苛的训斥他沉沦的代价。

    “嘁——!”

    他无法自抑,只能勉强控制着双手捂住头部抓挠,眼睛像是受到了巨大压迫一样剧烈充血,仿佛随时会被挤出眼眶一样。

    『מרקינהסאטומה?』充满诱惑的呓语再次传来,似乎是感觉到了他的抗拒,还多出了些许问询的意味。

    答应吧——同意吧——接受吧——遵循吧——服从吧——仿佛千万人同时在耳边怒叱、蛊惑、劝诫,有声如老人者,有声如孩童者,有声音稚嫩的少女,有声音魅惑的御姐,声音混乱而无序,一刻不止,仿佛只要他持续抗拒就永无止境。

    “我——”

    说吧,说吧,回应吧像是感受到了他意志的松动,混乱的声音一下子变得整齐起来,从嘈杂的喧哗变作歌颂神祗的诗歌。

    “我——”

    他剧烈的喘息着,声音一霎那的统一使得他遭受的压力骤减,获得了一点微不足道的喘息时间。

    “拒绝!”

    他发出声嘶力竭的吶喊,这是他最后的反抗,他明白自己并没有坚定的意志力,如果不趁此时机发出自己的声音,那么最终结果必然是他屈服于这份无与伦比的压力而选择接受,但下一刻,事情的发展却出乎他的预料之外,当他拒绝的话语脱口而出后,原本被混乱信息冲击的摇摇欲坠的意识瞬间恢复了清净,随后,他再次听到了那个呓语。

    『האםאתה』他仍然听不懂这呓语所要表达的意思,但恍惚间却听到了一声令人心跳加速的轻吟,犹如少女对爱人的低声道别,又如妻子对丈夫离去时挽留的温柔,这让已经认命准备迎接最终审判的他错愕当场。

    “呼——呼——”

    最终,是身体的本能将他的意识重新唤醒,直到这时他才感觉到自己身体目前的状态,浑身上下已经彻底被打湿,衣服在粘稠汗液的作用下紧紧地吸附在皮肤上,让他感到难受无比。

    他放下左手,将手背对向自己,一个绯红色的奇怪印记不知何时悄然附在上面,其上隐约传来的炽热感让他明白先前所有的一切并非幻觉。

    “原来如此——”

    以手扶额,他低垂着头颅轻轻颤抖,先是如脱力时肌肉自然的轻颤一样,随后便瞬间化作翻腾的巨浪,连同肩膀也一起剧颤起来,一声声诡谲怪异的笑声从他口中传出,两行眼泪从脸颊垂落。

    “我抗拒的就是这种东西吗——哈哈哈哈哈哈——”

    在那个呓语消失的瞬间,也即是印记出现在手背的时候,他就已经明白了先前经历中一切的始末,不过只是一位不可被生命观测、感知、甚至连描述也无法做到的邪神如玩笑般随意的游戏而已,而这个印记则是祂对谢文以弱者之身成功进行反抗的赏赐,也是邪神对他宣布所有权的徽记,从这一刻起,他所有的一切都将只为取悦哪位饲主而存在。

    而他,则能获得所有他希望得到的东西作为赏赐。

    知识、力量、权利、以及他所能想象的一切。

    肆意将情绪通过行动宣泄出去之后,他花了一点时间让自己回归平静,邪神只是赋予了他一个资格,真正想要获取自己想要的还需要取悦祂这个饲主。

    谢文按照邪神赋予的知识,将一时想象成肢体的延伸,向印记延伸出去,一股如乳燕归巢般的亲近感从中传来,随后印记内蕴藏的信息便自然流入他的心里,其中关于邪神喜好的信息也恰好盖涵其中。

    色孽,元初,恶神,第一因,无相之源,万物的缔造者……祂有着不胜枚举的称谓,也有着与之相应的伟力,但却意外的是位极其宽容的存在,祂的信徒不需要如其他邪神、外神般进行各种无比恐怖的献祭和仪式,也不会对信徒的神智产生不可恢复性损伤,祂的信仰者只需遵循唯一的守则:尝试一些罪恶,宽恕一切邪念。

    只要进行罪恶的行动,就能得到恩赐,谢文也正是得益于祂『宽恕一切邪念』的宗旨才得到了祂的关注,否则换做其他邪神恐怕在拒绝的一瞬间连存在也将被彻底抹消。

    “犯罪,没想到我有一天也会这么做,甚至毫不抗拒”微微摇了摇头,将无意义的情绪抛诸脑后,他开始静心沉思。“以我目前的情况来看,很多罪行事实并不能完成,甚至还会在途中因罪入狱”

    印记只是祂赋予谢文的资格,在他真正取悦邪神之前只是一个让他能确信此前一切并非梦幻的徽记,而他在此之前却不过只是个上班族而已,身体倒是健康,但却没什么突出的能力与技艺。偷盗、抢劫、杀人等自然不用提,猥亵、唬骗、欺诈和威吓等倒是可以尝试实施,只不过从祂的喜好来看,只怕能获得的好处也极为有限,而且容易产生其他后续问题。

    “强奸和监禁调教,以那位邪神喜欢使年轻女性沉沦色欲的偏好来看,达成

    -->>(第1/5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